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浓的博客—再回到从前

思浓的博客,与您走过每一个季节

 
 
 

日志

 
 

【原】忆刘师  

2015-05-05 19:37:52|  分类: 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忆刘师 - 思浓 - 思浓的博客—再回到从前
    从学校毕业走向社会,成为一名石油工人,自然要接受单位的安排,第一项程序就是认师傅。这是大庆会战传统中的一项重要内容,也就是俗称的“传帮带”。刘师,是我的第二位师傅。
    刘师,全称刘春平,为人风趣,爱与同事们开玩笑。个子高高的他,每当开安全会时,总是鹤立鸡群的样子步入会场,与这个说几句,与那个拍拍肩膀,非常招人喜欢。因此,给他当徒弟,是一件如沐春风的事。
    与第一位师傅不同,给刘师当学徒,他的要求很严格,但我不是生手,开车也有近两年的时间,无非是掌握解放平板车装货后的驾驶方法。驾驶室两边各码了一垛水管线,长九米多,前面不超过保险杠,后面长出车厢三米多,在路面行驶时没啥说法,但拐弯末角,就要考虑到很多东西,别扫着人,别扫着车,别扫着路边的树干和各种电线杆。因此,甭管刘师困成啥样,只要方向盘在我手里,他就把两个眼珠瞪得很大,实在困得不行,就把头上的礼帽往上推一推,使劲揉揉太阳穴。
    给刘师当学生,前后不过月余的时间,单位就进了新车,也就是题头照片上的那辆。他接新车,我接了他那台解放平板,继续服务他所服务的用车单位。那时的工作很忙碌,尽管我们在一个车队,但服务的对象不同,工作性质不同,平时的接触就变得零散起来,只有周三开安全会时,才能看见刘师。他总是亲切地拍拍我的后背,问我:“小帅哥,遇到啥麻烦没有?”我说没有,其实麻烦真不少,那破车在刘师手里,听话得不得了,在我手里,就算没趴窝,也三天两头的出故障,今天白金刺了,明天油管堵塞,只好剪断,重新扩喇叭口。但刘师那么忙,他问了,咱也不好实说,怕让他担心。
    2000年时,单位鼓励职工买断工龄。刘师在山东省乳山市买了房子,就报名参加了有偿解除劳动合同。临行前,刘师和队长说:“我走了,我那车可不能随便给别人开,我徒弟人不错,开车也稳当,如果你没有别的安排,就让他接我的车吧。”于是,我扔下开了五年的东风卡车,再一次接了刘师的车。刘师走时,没让人送行,和师母俩人提了简单的行李奔赴山东,听说在那里,他买了一辆中巴车,跑乳山到威海的线路。
    今天中午,在食堂门口排队等着打饭,前面的人一扭头,才发现是我和刘师的老队长郭哥。与他闲聊,他建议我劝劝父母去山东买房子定居,说那里气候宜人,适合养老。平时接触的不多,已经担任某队党支部书记的郭哥谈性很浓,说着说着,就提到了刘师,说他如果不是近几年回大庆,就不能那么早去世。我顿时惊呆了,刘师去世了?!午饭吃的什么,已经不记得了,这整整一个下午都感觉不得劲。脑海里是刘师亲切的笑容,是刘师爽朗的笑声,是刘师大大的眼睛,是刘师浓密的连毛胡子,是刘师因为谢顶而戴的别致礼帽。
    刘师走了,翻遍了家里的相册,也没能找到一张刘师的照片。痛彻心扉的感觉,让心口堵得越发难受。记得曾经和朋友开过一个玩笑,说2014年是个不好的年份,有很多名人离世。不成想,我敬爱的刘师,也在这个不祥的年份里故去。刘师,请原谅弟子的不敬,愿您在天堂里继续发挥您那幽默的本色,让天堂里充满了笑声。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