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浓的博客—再回到从前

思浓的博客,与您走过每一个季节

 
 
 

日志

 
 

【原】夜色身影  

2012-11-27 19:29:07|  分类: 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夜色身影 - 思浓 - 思浓的博客—再回到从前

    将要下班的时候,太阳也没能守点,提前早退了,留下一缕残红在无病呻吟。

    我驾着车,去西边的企业接媳妇下班。马上要经过一条铁道时,突然发现有俩个人在向我招手。红色夏利车曾经是这个城市的出租车,莫非是把我这鲜红的小车当作了出租?疑惑中,我向那俩个身影投去目光。哦!那是俩个熟悉的身影,是父亲和母亲在寒风中向我招手。停下车,推开门,我忙问:“爸、妈,你们怎么到这来了?有事啊?”俩位老人一齐张口解释,却因为说得太急,分辩不出说了什么,妈妈恨得在爸爸肩上敲了一下,才抢住话语权说:“吃饭早,我们出来溜溜,顺便看你们啥时候下班。”

    还没到家,雪花就从天而降。我忽然恍然大悟,父亲母亲哪是溜弯,分明是守在我们每天的必经之路上,想知道开车的司机是我还是儿媳妇。如果是我,他们可以松口气;如果是儿媳妇,他们再叮嘱一下注意安全。

    雪仍在下,一进家,妻子去了厨房给一家人准备晚餐,我也摸出手机,给爸妈打电话。当得知我们平安到家的消息,母亲又赶紧问:“馒头、花卷够吃吗?过几天,我蒸些发糕,给你们带去,咸菜还有吗?”母亲还在电话里说着,我却禁不住回想起刚才二老在夜色中的身影,酸酸的、甜甜的。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