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浓的博客—再回到从前

思浓的博客,与您走过每一个季节

 
 
 

日志

 
 

【原】美丽的痂  

2010-04-11 13:00:29|  分类: 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美丽的痂 - 思浓 - 思浓的博客—再回到从前

    弯弯曲曲,那是一个痂,它并不美丽,却是父母留给我的一个美丽的回忆。

    大脚怪,是弟弟送给我的痞号。多年前的一天,我的脚趾冲破了球鞋的桎梏,呼吸到了新鲜的空气。可是眼瞅着下午上学的时间就要到了,我的鞋子还没有着落,不得已母亲找来父亲穿旧的皮鞋,42码,居然很合适的套进刚满12岁的脚上。大脚怪这个痞号就从弟弟的口中应运而生。

    脚长得快,买鞋成了父母的烦心事,据说小时就怕让我的脚受屈,所以一直坚持买大一号的,结果就是现在这样,成了大脚怪。另外,在父母心中犯愁的还有脚上的老茧和厚重的趾甲,大拇趾竟然深深地抠进肉里,害得不是扁平足的我,也很讨厌走路,以至于和女友逛街时,也恨不能走几步歇一歇。某一天,母亲终于听人说起有一药物,可以治疗,怕不准确,她甚至还亲自试验,确定疗效后才找到我。

   袜子,是母亲给脱的,烫得有些红的一只左脚正安静地躺在母亲的膝盖上。母亲拿着那把使了很多年却依然锋利的剪刀在给我剪老茧,边剪边问:“疼不?疼就吱声啊,别铰到肉。”看着母亲花白的头发,我很无语,都快四十岁的人了,还仍然让妈妈给洗脚,铰趾指,这该是多大的福份?老茧全部离家出走后,父亲戴上花镜眼热地走过来:“剪趾甲的事,交给我吧。”

    苦难,开始了。尽管戴上花镜,父亲的眼神还是不能令人恭维,特别是原本有力的大手,却一点分寸也没有,轻一下重一下,我实在惨不忍睹,只好随手拿过沙发上的靠背垫挡住了脸,作掩耳盗铃状。果然,没多久,一直在旁边监视的母亲就喊:“轻点!你看你啊,铰出血了!换我来!”父亲抱着将功赎罪的心理一直没有同意退位让贤。结果就是不言而喻,十只脚趾,轻伤三个,重伤一个,被母亲裹上了创可贴。

    毛毛虫,变成蝴蝶,是穿上了美丽的蝶衣。我的脚趾恰恰相反,是蝴蝶褪去了翅膀,变成了毛毛虫,尤其是大脚趾上有一条弯弯曲曲的痂。相信我一定搞不懂,它是如何成形,但父亲、母亲的爱,让我汗颜,无以为报。

    (后记:文字码了三回,第一回不满意,重写;第二回很满意,结果网吧停电没保存,重起机找不到了,无语;第三回,就这样了,对付看吧。)   

  评论这张
 
阅读(200)|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