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浓的博客—再回到从前

思浓的博客,与您走过每一个季节

 
 
 

日志

 
 

[原]那年夏季  

2009-09-01 20:43:43|  分类: 思浓的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那年夏季 - 思浓 - 思浓的博客—再回到从前

    水晶吊灯,在客厅中绽放,灯下的人们忙着自己的事情。母亲洗好水果,又顺手切了西瓜摆满一盘端上来。我在她的目光中,看到了慈爱,看到了满足。

    我想母亲是有足够的理由去感谢生活,从身无长物到儿孙满堂,母亲虽然没有创造出太多的财富,但小康之家,正是政府和人民奋斗的目标。

    三十六年前夏季的一天,风雨交加。母亲突然接到了失踪近两年的父亲写来的信件,她甚至没来得及抹去脸上的雨水,就迫不及待地展开了信纸。我那严肃的父亲,由于在大西北执行试验核武器的绝密任务,而不慎受到核辐射的感染被送进了军区医院,就此与家人中断了所有联系。病情好转后,上级部门为了补偿他与战友所付出的努力,给他这个农村兵一个转业到大庆油田当工人的机会。于是,父亲没等脱下军装,就戴着帽徽、领章成了一名石油工人。父亲的信,是一封告平安的信,也是一封关乎到我们一家人未来方向的信。

    还是风雨交加,伴着电闪雷鸣,母亲抱着刚刚八个月大的我,揣了十几块钱就上了火车。那时的大庆,还属于绥化地区管辖,有些地方隶属于安达市。母亲对此根本没有任何印象,就胆大的超乎想像的来到了这座还不能称为城市的城市。

    五家子车站,现在已经湮没在历史的长河里。但母亲是不会忘记那个属于自己的起点。在暴雨中,年轻的母亲抱着自己的孩子下了火车,举目无亲。是一位热心的大爷赶毛驴车经过车站时,捎上了淋成落汤鸡的母子,并将我们送到了信中提到的一村。干打垒小屋,是大庆石油会战的象征,但在母亲眼中,却是对大庆的第一印象。那时的人,真的热情如火,村中的石油大嫂们听说这对年轻的母子是来投亲,就互相在雨中传递着消息,很快就寻来了父亲的领导,帮着给临时安置到刘叔叔家的偏厦里。

    说偏厦,是好听的叫法,其实就是一间仓房兼并出来的屋子,只有八个平方米,但却可以挡风遮雨,让母亲感激不尽。父亲喜悦地冲进屋子时,已经是三天以后。他执行井架搬迁任务需要吃住在前线,回到单位听到领导的介绍后,恨不能肋下插上翅膀。父亲回来了,一家人终于团聚了。一年后,我们有了属于自己的几十平米的干打垒。三年后,弟弟就出生在小屋里,三口之家,变成了标准四口之家。又是几年后,姥爷病逝,姥姥和小姨又成了家里的常住人口,房子也从干打垒变成了砖房。

    生活,似乎加快了脚步,我们的成长,让父亲、母亲从青年人变成了中年人,继而儿孙绕膝。母亲常常对父亲讲,自己这辈子很满足,但有时又很遗憾。我知道,母亲的生命里,没有过女儿,有什么苦只能自己扛;我还知道,母亲这辈子除了去吉林四平探视过父亲,再就没有出过省,有时母亲甚至眼热父亲当年搞核试验时,亲自驱车走北京、爬昆仑,在罗布泊里高歌猛进。所以,我托了关系,给父亲要了一个去北京旅游的指标,并且可以让母亲随行,这下终于可以让母亲圆了去北京看升旗、爬长城的梦想。

    母亲顶着一头白发,来到我的面前,递来一块西瓜。我原想不接,但母亲说:“这西瓜可甜啊,再不吃,今年就没有了。”看见母亲笑盈盈地样子,我仿佛又看见了那年夏天扎着两条麻花辫子的母亲。西瓜确实很甜,但我想它一定比不上母亲甜蜜的生活。

  评论这张
 
阅读(141)| 评论(4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