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浓的博客—再回到从前

思浓的博客,与您走过每一个季节

 
 
 

日志

 
 

[原]苦涩的初吻  

2009-07-28 19:26:31|  分类: 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苦涩的初吻 - 思浓 - 思浓的博客—再回到从前

    男人、女人,老人、孩子,都希望被人疼、被人爱、被人吻,我想我也不例外。

    北京时间2009年7月28日10点55分,我让一个陌生女人吻了,而且损失的还是初吻。这个吻,不但没有半分喜悦,还叫我欲哭无泪,那可是当着我的老婆和孩子的面吻的,除了震惊,还是震惊。

    这一吻,天地为之色变,黄河为之倒流,大庭广众之下,男女老幼尽皆倾倒。当那一吻结束的时候,老婆孩子拂袖而去,陌生女人也是羞涩地躲了起来,只剩下我一个人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在男人和女人的战争中,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呵呵,不开玩笑了!以段为分隔线,本人在此省略一千五百字。

    引用电影《英雄》里的桥段,真实的事情是这样的。

    今日上午十点四十分,俺家夫人说朋友给孩子买了件衣服,但没考虑到俺儿子的茁壮成长,所以衣服小了穿不了,夫人说去大庆商厦更换,故事由此展开。

    当我驾车行至昆仑大街石油大厦十字路口时,遭遇红灯。此时,前方有同向行驶车辆六台,绿灯亮起时,不知何故,放行车辆均未前行,但这时,我却感觉到车身轻轻一震,从倒车镜看到一辆白色丰田花冠车与我车尾部紧紧相依。下车一看,尾杠变形,行李箱因与尾杠太近而无法打开。花冠车主是位女司机,坐在车里也不下车,只是不停地在手机上按键,想找人求助。

    虽然俺长得不帅,也不至于让人当成恶人啊。再者说,当司机的就要随时做好准备迎接各方面的问题,这种追尾的事又不是啥大事,至于害怕成这样嘛。把女司机请下来,让她报保险公司,她不肯,非让我接她老公的电话,对方提出私了,这真为难了我。说实话,有开同样车的哥们曾经换过后杠,连烤漆全下来要2400元,现在只看到两台车贴到一起,情况不明,咱能做那样讹人的事嘛。我还是坚持给保险公司打电话,并咨询了一下我所投保的中保,接线员称没我责任,还是等待对方向保险公司报案。没想到的是,花冠车所投保的也是中保,女司机只好按我的意思行事。

    十分钟后,女司机的朋友先过来,希望把车移开,这事我不能同意,正僵持着,保险公司的调查员终于来了,并和对方很熟。事后了解,女司机的朋友是某修理厂的负责人。调查员拍现场照片时,让我把车移开,后杠是由塑料组成的,由于力度不大,移开车后,轻轻一敲就回归原位,只是花冠车的前杠牌照上的螺栓将我后杠顶掉三处漆。经现场协商,我同意对方给烤漆处理,并放女司机走人,自己与该负责人去修理厂修车。

    从钣金工上砂纸、打腻子、晒干、涂原子灰,最后到进烤漆房喷漆、晒干,我足足从十一点半等到下午三点半。烟抽没了,挺着;水喝没了,渴着;中午饭没吃,也只好忍着。自己心下想,我招谁惹谁了,等个红灯,都招来了无妄之灾。幸好,师傅手艺不错,整个后杠只感觉比其他地方鲜艳了一些,几乎看不到被撞过的痕迹。

    衷心提醒各位车主,开车时别溜号,即使不撞别人,也要随时堤防被他人误伤。

 

  评论这张
 
阅读(216)| 评论(5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