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浓的博客—再回到从前

思浓的博客,与您走过每一个季节

 
 
 

日志

 
 

[原]二十多年前的爱情故事  

2009-07-02 20:44: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二十多年前的爱情故事 - 思浓 - 思浓的博客—再回到从前

    “看报喽!看报喽!”收发员小陈兴高采烈地拿着一沓报纸冲进了我的办公室。“啥意那么激动啊?”我很诧异,“梁哥,这一期报纸上可有好多咱单位的文章呢!”听到这个消息,我也很高兴,忙接过一张看了起来。果然,上面有某车队李姐的一篇文章,有某水站施兄弟的一篇文章,还有我的两篇报道。在一张四个版别的报纸上,能有这么多文章刊发,不高兴才怪。随手翻阅中,我读到了一篇诗歌,落款竟然是我同学李的名字,想想都已经有四、五年没有见到他,只知道他也在我们单位工作,但一个在前线,一个在后线,竟然这么多年没见,真不知怎么说才好。

    李是我的初中同学,是从某初中二年级转过来,插到我所在的班级。上学时,我是班长,尽管学习一般,但好歹在同学中尚有些威信。而李是转学生,初来乍到,难免会有班里同学欺负他,特别是他这人虽然内向,但真要弄急眼了,脾气也蛮火爆,扭打到一起的时候居多,又少不了我这个当班长的上前劝解。这一来二去,我们倒是先熟悉起来,特别是当得知他的老家与我是一个地方,还是老乡时,私下里就更是对多照顾有加。有时放学早了,就随他去他家一起写作业,友情越发的深厚。

    二十年前的李,就自比文学青年,写些无病呻吟的诗歌,朦朦胧胧的,俺也不懂,读给我听,只能说些佩服的话,却说不出子午卯酉。过去称诗人为墨客骚人,李也有这种潜质,过早的对女孩子有了良好的憧憬,只是对班里几位秀丽女生追求了一阵,均没有得到首肯,只好自称还不够忧郁,用我的话来说,就是还得继续装大尾巴狼。每一次的追求未果,李都把经验拿来与我分享,但说到最后,都是有种怀才不遇的感叹,于是文化课他学得不多,对诗歌集发起了进攻。特别是有一回来我家串门,发现了我父亲书架上的《歌德诗集》就爱不释手,死乞白赖的非借去学习,万幸在毕业前终于完书归梁。

    也许是李的真情感动了上天,那一年的夏季,在我们将要上初三时,他终于又确定了一个目标,并发起了攻击。那是隔壁班的一个女孩,爱穿红上衣,上面绣个玩偶兔,眼睛大大的,鼻子周围还有几颗雀斑,但笑容非常灿烂。同时,她也是一个喜欢文学、喜欢浪漫的女孩。李的几首抒情诗投石问路后,竟然真的把她吸引了过来,眼睛睁得大大的,天真地问:“你怎么想的啊?你怎么写出这么好的诗呢?我想你一定是个天才!”李是不是天才,大概只有天知道了,但很明显可以看出来,下课十分钟,俩个人总是溜出去探讨如何写诗,有时甚至忘记了上课,我这个当班长的哥们,只好替李打马虎眼,向老师请假。初三,不像高三,文化课不是复习,而是实打实的学习过程。李上课不认真,最大的后果就是像化学这样初三刚开的学科落课严重,越学越吃力。

    眼看着朋友这样堕落下去,我很痛心,劝说了几次,人家也听不进去,想找女孩谈谈,可惜人家也不认识我,咱还不能厚着脸皮拦人家。想了很久,终于有一天,我下了决心去说,但女孩家在哪住,我不知道。于是,我吃过午饭就跑到李家楼下蹲点,并跟着他去了女孩家的楼下。但现实总是那么残酷,尽管我知道了女孩家的住址,却还是没有机会,李总是早早地等在那,一同上学,一同放学,我没有任何机会。最后,做铁面的人是李的母亲,她被老师找到办公室,被告知儿子学习退步严重。善良的母亲气愤地把李叫出教室,在走廊里打了几个耳光,碰巧让女孩看见了。他们那时是不是爱情,我不知道,只是看见女孩明显疏远了李。李很苦闷,上课还是不认真听讲,而且唉声叹气,弄得贼拉的颓废,中山装的前襟都油亮了,他也不知换下清洗。但他的诗却是越写越多,读起来也非常有感觉,我不得不佩服他的才华。

    直到有一天,李让我去给他心中的女神送信,我才算和女孩有了第一次接触,大大的眼睛看着我,我的心也跟着乱了,都不知自己该说什么,只好狼狈的将李的信交给她,就逃之夭夭。第二天,她的回信是通过她的同学在上间操时交到我的手里,我又转给李。李激动万分,广播操也不做了,就偷偷地溜去了厕所。但回来时却是满脸铁青,我知道,他这回是彻底失恋了,但心下总是抱着侥幸,小声问他,他没说话,只是用钢笔在演算纸上画了一枝箭,要穿透两颗红心,但箭头却是折断了。于是,我不再问。半年过去了,当夏季再来临时,李考上了一所技工学校,而他的心中女神却和我一样上了高中,并分到一个班。李总是利用周末约我出来,一边打台球,一面问着她的近况。我说:“她很优秀,你要想追,再追就是了。”但李总是摇摇头,随即就是让我看惯了的苦笑。

    转眼二十一年过去了,当年的同学有不少都联系不上,包括李曾经的她。只记得五年前,最后一次看见李的时候,大家聊起了当年的往事,李忍了半天还是问了我:“知道她的消息嘛?她过得好嘛?”我又没和她处过对象,我哪知道她的近况,只是在高二分文理班时,知道她学了文科,毕业后去了哪里,根本就不清楚了,但我相信那个大眼睛、鼻子上有雀班的小姑娘一定会有一个幸福的人生。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