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浓的博客—再回到从前

思浓的博客,与您走过每一个季节

 
 
 

日志

 
 

[原]逝去的琴声  

2009-06-04 20:17:02|  分类: 思浓的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逝去的琴声 - 思浓 - 思浓的博客—再回到从前

    一把两边没了亮壳的口琴,静静地躺在角落里。暗黄色的铜片上,螺丝已经从螺孔里跑了出来,支支愣愣的诉说着它的委曲。叹了一口气,忆起这是当年软磨硬泡才央求小姨买给我的“礼物”,岁月已经让它再也找不回原来的模样。拂去口琴上的灰尘,用指甲盖拧回突起的螺丝,我禁不住含住口琴,找到了低音5,然后又习惯的按住低音7,一首熟悉的《上海滩》旋律又萦绕在耳畔,心底最深处的那个精灵也一下子跳跃了出来。

    说她是精灵,一点也不为过。娇小的身材,柔柔的话语,总是在不经意间打动人的心灵。七年前的仲夏,我在一个前线值班。当班领导喝醉酒闹事,无理的指责了我一番。原本在此自我感觉兢兢业业,却无端受此委屈,心里极度失衡,真想与那人抡拳相向,哪怕打个破马张飞。可是毕竟在人家地牌,看热闹的人拉住了我,有人劝说此君惯爱耍酒疯,大概上次没答应额外跑车而遭忌恨;还有人干脆拉起偏架。那一夜,觉得很漫长,有心想扔下所有人,把车开回单位,撂挑子不干,但一暗地一想,这么做岂不是把自己占理变成无理,只好让气在胸间憋闷。那时要好的朋友不多,她勉强称是,于是半夜里,给她去了电话。柔柔弱弱的声音,很快就安抚了内心的烦燥,她还唱了一首新学的《星语心愿》,虽然歌词比较忧郁,但听着她的歌声,我甚至打消了第二天回单位诉说委曲的想法,只盼着天赶快亮,好去买盒原声磁带听听。

    虽然同在一片蓝天下,同住一个城市,但她的真容,是藏之很深,只是听到她那美丽的网名——天堂的琴声,心底就有一种震憾,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女子,仅仅用一个名字,就让人心底有一片宁静。随着了解的加深,我知道了她的一些事情。琴声夫妻属于路桥公司,爱人在蒙古进行公路施工,只留她一个人照看和我儿子同龄的孩子。弱弱小小的她,成了家里家外的一把手,白天忙工作,晚上给孩子启蒙,教些学龄前儿童应该掌握的知识。孩子睡了,她还要写些自己喜欢的文字,记录自己的所思所想所感,把生活点缀的丰富多采。那时,包括我在内的许多人,都成了她的朋友,成了她的笔友,大家渴望见到她,甚至特意安排了几次笔会,但她始终没有出现在大家的视野里,只能在思想里臆念,天堂的琴声,应该是个啥样的人。

    二年的交往,都是朋友们主动打电话找她,却从未接到过她的电话。六年前,我意外接到了她的电话。她的声音还是那么甜美娇弱:“嗨!是思浓嘛?”“是我,您是琴声?”她笑了起来,如空谷幽兰那种,瞬间能让人感觉到如沐春风,“是的,我是琴声,很意外我给您打电话吧?”“是啊,心里老激动,老自豪了,真没想到您会给我打电话,有事嘛?”她又是一阵开心的笑,并小声说了谢谢二字,接着说:“真不好意思,一直没什么事,所以也没有主动给任何朋友打过电话,这次是有事了,您是我最好的朋友,当然要告诉您一声。”“哦,出什么事了?”我紧张地问。“是这样的,我们公司也承担了外建项目,我被派到辽宁那边进行公路施工现在已经拿了行李,要上车走了,有一段日子会看不到大家,因为走得太匆忙,思浓,你替我给朋友们在论坛里留个言吧。”虽然心内已经涌起不舍,但我还是愉快地答应了她。

    天堂的琴声,离开了大家常去的论坛,那个版块彻底低迷了一段日子。每次我登录上去,也总觉得那里空荡荡的,失去了一个朋友,自己竟然也没有了开新帖的心思。但每天,仍要去那里转转,希冀着再上去时能够看见署着天堂的琴声名字的帖子。直到四年前的一天,又意外接到了她的电话:“嗨!是思浓嘛?”我有点愣住了,声音很熟悉,却不知主人是谁,忙回答:“是我,您是?”电话那头传来一阵轻笑,然后那个柔柔的声音嗔怪了起来:“连老朋友的声音听都不出来了?”我实在拿不准,只好弱弱地问:“是天堂?”她又笑了,给了我肯定:“是我,呵呵,想不到你不喊琴声,却喊起天堂来,难道我们离得很远嘛?远到不是一个世界了?”我忙辩解起来:“哪里,哪里,一年多没联系,底气不足罢了。你现在在哪?过得好嘛?”她停顿了一下,又笑着说:“谢谢你的记挂了,我还好,今天刚回来,呆不了几天,还要赴另外一个项目,想起你,问候一下。”由此,我们在电话里交流了很长时间,有心想请她吃顿饭,但又毫无意外的让她婉拒了。

    时间过了一年又一年,大庆地震那年,我感觉中国移动的电话网络占用率太高,有意外的事,不如中国联通CDMA便捷,于是改了号码,虽然用短信告之了她,但从此再也没有了她的讯息。口琴声再一次响起,却是惊天地泣鬼神,我扭头一看,原来是儿子在胡吹,我不禁笑了起来,想必如果天堂的琴声听到我儿子的演奏,也会轻声笑起。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4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