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浓的博客—再回到从前

思浓的博客,与您走过每一个季节

 
 
 

日志

 
 

[原]农村的那段日子  

2009-01-17 09:38:10|  分类: 思浓的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农村的那段日子 - 思浓 - 思浓的博客—再回到从前

    曾经与一些朋友聚在一起,无意中聊起了各自的童年生活,大家感慨万千。虽然那时没有什么现在人看来比较新奇的东西,但那种无忧无虑的时光,还是让人留恋。

    童年时,我是在东北乡下度过的。母亲因为迁到大庆的缘故,原来的工作没能一起调转过去,所以从国营林场的职工变成了一名油田的家属。家属绝不是没有工作的人,而是有工作却没有正常工资收入的群体。大庆会战时期以来的老家属的待遇一直也没能同其他油田家属一样得到承认和公允。所以,在工作岗位不是很多的情况下,仅靠父亲一个人的工资是无法养活一家人的,母亲领着我和弟弟更多的时候是回到乡下的老家,靠打零工贴补家用。

    弟弟那时很小,多由姥姥照看。而我却像没人管的孩子,在乡下的林子里、田间乱蹿。那时我的年龄在那群同样疯跑的小伙伴里不冒尖,大概属于中游的样子。所以,在那里,我没有什么主见,只是随大流,他们往哪跑,我就往哪跑。最让人开心的事情,就是秋收过后,地里总有没能清理干净的粮食,例如苞米穗,花生之类的。大家每人挎个土篮子,从一块地挪到另一块地,捡得很开心。每当汇集到一块地的地头时,大家就互相攀比,看谁捡的东西比旁人多,赢者可以享受到输家背着走上几米的荣誉,并为之乐此不疲。

    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一点也不假。进入冬季,天气日渐寒冷,虽然家家都准备好一到三个柴垛,但那时的冬季给人的感觉就是太冷太冷,比现在冷得多,气温零下三十多度是常有的事,有时甚至达到零下四十多度的严寒。农村人到了冬季,已经把一日三餐变作一日二餐。上午那顿饭吃完,伙伴们就互相串联起来,一个拿着一把五根粗铁丝制成的耙搂,踩着厚厚的白雪,到林子里捡被风吹落的枯枝,用耗搂规拢成堆,用冰车或背筐载好带回家。风是刺骨的,孩子们冻得直唉哟,两只厚厚的手捂子也抵抗不住寒风的侵袭。常常是有人喊:“不行了,不行了,冻死了!”然后大家不约而同的笑话他,却依了对方的要求,带着柴禾回家。

    农村的房子很少有砖房,大多是类似干打垒的房子,用泥坯抹建起来。家里条件好的,在窗框上镶上玻璃,条件不好的只能是用厚厚的纸来糊窗,到了八十年代末期,还有家境不好的用塑料布来糊窗。我一直住在姥爷家,他那时虽然被批斗,但好歹是营林站的党总支书记,家里已经用上了玻璃窗。早晨从几床大被下露出脑袋,就开始琢磨一天应该怎么玩,玩些什么。但早晨起来的第一件事,却是找出一枚五分钱的硬币,用那外边的边缘在结满窗花的玻璃上滚上几圈,那滚出的图案被我形象的称为火车道。每当我这么做的时候,姥姥就和母亲偷笑说:“看看,孩子又想家了,想他爸爸了。”也许我心中也的确是那么想的吧,一家四口人,只有父亲还留在大庆,那时正在进行喇嘛甸第二次加密会战,那里有他的方向盘和放映队,更有着他那时对事业的美好憧憬。

    已经好久没有回到故乡的小村,慈祥的姥姥去世后,我对那个小村格外的伤感,但此时此刻真的很想回去住住,感受一下那热乎乎的大火炕,美滋滋地咬一口那香甜的大饼子。故乡,你承载了我太多对往事的追忆。

  评论这张
 
阅读(172)| 评论(4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