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浓的博客—再回到从前

思浓的博客,与您走过每一个季节

 
 
 

日志

 
 

[原]儿时的记忆  

2008-09-24 19:48:29|  分类: 思浓的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街上的路灯亮了,车河里我却仍未到家。一边吞云吐雾,一边与妻子闲聊,想不到机关中最年轻的我,竟然也是奔四之人。三十多年就那么过去了,却从未感觉自己不再年轻。

    社会里的人形形色色,有恋权的,有恋金的,自然还有好色的,而我大概是个异类,每一点,都想沾点,但却没有一样能够成功,只好退而其次,但求能够开心的活着。还是怀念无拘无束的童年,还是喜欢那曾经逝去的岁月,可以什么都不想,满足于小小的收获。

    由于姥爷的病重,我的童年就是在那小小的林场度过。林场很小,因为只有三十多户人家;林场又很大,因为它覆盖的面积竟有20多平方公里。在林内采蘑菇,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与小伙伴们,领着傻傻的笨狗,每人挎着柳条筐,趟着刚下过雨的林间小路,一路欢歌,该是何等的惬意。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那时还没流行苏小明演唱的《乡间小路》,体会不出荷把锄头在间上的悠然,更不知在牧童在老牛身上吹笛的雅致,只有一首南斯拉夫电影《桥》里的插曲在林间回荡:“啊,朋友再见,啊,朋友再见。”至今仍然怀念童年的伙伴们,却在记忆里只留下胜子、二柱那土土的,但很亲切的称呼。

    与伙伴们在一起的日子很快乐,他们口中的“油娃”是个很笨的家伙,不会爬树掏鸟蛋,也不会下粘网,更不敢脱光光的下泡子游水。唯一能让他们吃惊的就是油娃的傻大个和摔跤时的力气,所以往往翻墙偷生产队的李子树时,在墙根下垫底的肯定是那个油娃子。记忆里,那个夏天很惶恐,但又很有趣,让人记忆犹新。李子熟了,那红红的果儿随着枝叶伸出了围墙,大家跳啊,蹦啊的,但却始终够不到那飘着香味的果实。不得已,胆大的怂恿胆小的,如猴子捞月般攀上了墙头,骑在那里碰落了无数个希望。有不怕危险的小人儿甚至跳进了院子,那挂满沙果的枝头,如李子一样让孩子们忘记了危险,他们把上衣脱下来,扎紧了袖口、领口和下摆,装了满满一下扔过了墙头。没等大家尝到那含着糖芯的沙果,看院的狗儿就叫了,大人的叫骂声不绝于耳。十来个小孩子撒开脚丫猛跑,那场景多么叫人留恋。

    童年里的冬天也美,躺在热炕上,拿出一枚一分钱的钢蹦,就可以在美丽的窗花上滚出长长的铁道线,一边是老家,一边是大庆。在雪花飘飞的时候,最喜欢做的事是去野外捡柴禾。那断裂的树枝声不亚于燃放的爆竹般清脆悦耳,那像人手一般的搂耙,可以在地上轻易地挠出五线谱。那简易的冰车,更是留恋在冰天雪地中的挚爱。几个人组成壮观的冰车队,可以呼喝着你追我赶,完成一个又一个追击与阻截的战争游戏。天冷得不能再出去时,也不缺乏室内的玩闹。拿一个小皮球,再找出猪啊、羊啊的骨关节制成的“嘎啦哈”,在火热的炕上玩耍。就是连苞米杆都可以制成玩具,在前端上面插个细细的树枝做准星,在后面下方插个树枝做扳击,就是一条我们口中的“三八大盖”枪。那时几乎忘记了自己是坐客姥姥家。

    在省内各个医院辗转,第二年春上,姥爷还是走完了属于他的春秋。办完了他老人家的丧事,我不得不离开那个充满欢乐的地方,但那段记忆却无时不刻不在记忆的最深处扎营,一旦想起,总是觉得自己还是那个傻乎乎的油娃子。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