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浓的博客—再回到从前

思浓的博客,与您走过每一个季节

 
 
 

日志

 
 

[原]不地道的老同学  

2008-09-11 19:52:14|  分类: 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印象里,自从休了带薪年休假,就一直没有在单位值过夜班,所以自然更没有一个人外出进过餐。昨天,终于轮到值夜班,没想到却发生了这样的事。

    值班,其实并没有事可以做。上面有领导,下面有值班调度和更夫,真如果发生什么意外的事,像我这样的值班人员,起到的作用无疑就是稻草人,帮着唬人而已。所以,值班的时候,我一向是将白天没有干完的工作做完,再去到网络上寻篇小说看看,基本不回母亲家混晚饭。昨天也是这样,干完工作,已经到了晚上六点,有心想省一顿,顺便减肥,但干了活和没干活就是不一样,肚子不争气的饿了。摸摸口袋,原本就不富裕的钱袋,更因为连续修了两次车变得惨烈无比,只有最后的拾元人民币,而离发薪水的日子还有一周的时间,真有点欲哭无泪的感觉。

    走出门,脑海里想的是羊肉串、鱼香肉丝,但口袋里的钱却只能消费一碗牛肉抻面,外加买盒红河香烟。顺着单位门前的公路,我来到时常去的兰州面馆。像以前一样,随便找个座头,就喊了一声“大抻”,没想到歪戴着清真帽子的服务员若无其事的走过来,也没见有心虚的样子,就扔过来一句:“不好意思,今天抻面师傅不在。”坐在座上没动,原本还想听听下句,看还有啥其他吃的,但人家愣没再吱声,而是直接去看店里摆的电视,那里正播着残奥会的比赛。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咱不和残疾人一般见识,只好离开了小店。

    出了门,想吃抻面的想法却越来越强烈。正在东张西望中,有人喊我:“这不是老同学嘛,干嘛呢?”也没看清对方,下意识的回答:“哦,饿了,找个地方吃碗抻面。”对方很热情:“走吧,走吧,我也没吃呢,一起吃刀削面吧。”这才仔细打量了一下,原来是老同学阿雷。我们不但是高中同学,而且现在还在一个单位,只是隶属的地方不同,平时见面机会倒也不多。插在裤袋的手摸了一下兜里的纸币,心想,这哪够请客的,还是算了吧。只好回绝对方:“算了,阿雷,我刚才没吃到抻面,现在突然就得意这一口,再说削面油腻,就不你凑合了。”他见我态度坚决,只好笑着摇摇头,擦身而过。我接着找了二家经销抻面的小店,竟然都说做不了抻面,难道是抻面师傅们集会?

    心下不舒服,漫不经心地来到了一家大型的面馆,走进去找了一个空位坐下去。没等喊服务员,就听旁边有人轻笑,寻声一看,原来是老同学阿雷坐在那看着我。啥也不说了,我干脆坐到他对面。正好服务员来了,我问道:“你家今天也做不了抻面吧?”服务员眼珠都瞪大了,下意识地点了点头,我溜了一眼墙上的主食图片,一下看到了石锅拌饭,于是用手指了指,服务员记下后,摸着脑袋百思不得其解地离去。趁着食物没上来,和阿雷瞎聊了起来,从现在的工作,聊到了以前,再聊到上学时的那段时光,而且他竟然真按我以前告诉他的地方,找到了16年没联系的同学梅。没等俩人发表感慨,他的刀削面,我的石锅都端了上来。俩人都饿了,谁也不吱声,一门心思对付着食物,毕竟民以食为天嘛。

    现在已是中秋,米饭注定比面食凉得快些,所以没等阿雷吃到五分之四,我就已经先吃完。如果按照以前的钱包状况,我肯定主动招呼服务员埋单,但今天这顿饭,即使倾进全力,也会让人当成吃霸王餐的。有心想买自己的这一份,但一向没有AA制的习惯,也丢不起那个人,只好摸兜,准备掏出香烟来。偏巧阿雷看见了我掏兜的动作,嘴叼着没咽进去的面条,就站起来了,一面往嘴里吐噜面条,一面按住了我的手,不让拿出烟来。好容易那口面条进嘴,这才说出话来:“老同学,碰到了就是缘份,这饭店可是我先进来的,理该是我埋单,你别和我抢啊,你要付帐,我就和你急。”太感动了,尽管鼻子酸酸的,但我依然发挥出奥斯卡影帝的样子:“哎,老同学,你太客气了,早知如此,我不进来好了。你看看,还让你破费了。”他笑着摆了摆手,服务员过来,他摸出钱包付了帐。这才笑着对我说:“看你说的,不是老同学嘛,原本谁付都一样,但我知道你们那里的情况,整个一个清水衙门,也没有外捞,和我们比不了。你知道我们每个月能开多少钱?”见我摇头,他续道:“工资咱们差不多,奖金也大致相同,但我有加班、野外、上岗津贴、技术津贴,一个月扣掉乱七八糟的苛捐杂税,到手的至少比你多一千元。”听了他的话,我这才明白不少人放弃机关的工作不做,回到基层单位当个小领导,那绝对是一切向“钱”看了。

    出了饭店,外面的风突然凉了起来,看见他只穿了个半袖,我忙拉着他的胳膊,非要开车送他回单位。他拧不过我,只好顺从了。到他单位后,看着他下车站在那里,想要指挥我倒车调头,我突然有种想骂自己的感觉:“阿雷,你小子的老同学真不是东西,太不地道了!”

  评论这张
 
阅读(195)|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