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浓的博客—再回到从前

思浓的博客,与您走过每一个季节

 
 
 

日志

 
 

[原]湖边恋歌(二)  

2008-07-17 08:44:25|  分类: 思浓的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屋里很静,我慢慢张开了眼睛。这应该是怎么样的一间小屋啊?除了一地的月光,似乎什么都没有,哦,不对,有一个小房间里透出了一片灯光。那个男人不知在做什么,他竟然救了我?而且还胆大的要脱去我的外衣?这应该是个什么样的男人呢?风不知何时透过纱窗吹了进来,好冷哦!穿着这身粘粘湿湿的衣服确实不好受,虽然是盛夏,却真的冰冷刺骨。看来,死是死不成了,现在也算是再生为人了,那一刻真的看到了死神在狞笑,但我不怕,连死都不怕,还有什么可以畏惧?我迷迷糊糊地想着,那个男人再一次走进了这个房间。他的手很大,很有热度,摸在额头上的感觉很舒服。我不禁发出了一声叹息,哎,乔晓冰,你真的要死了,刚为了一个男人轻生,转眼间就习惯了另一个男人,你未免也太水性杨花了。没等批判完自己,那个男人带着磁性的声音就响在了耳畔:“喂,你还是快洗洗吧,有啥想不开的呢?死都死过了,有啥不开心的事,都应该过去,何必了一片落叶,而舍弃了整个春天。我这没有女人的衣服,我找了套没有穿过的衣服,放在浴室了,虽然有些大,但总比穿着这身湿衣服好些。另外,我出去看看,给你重新买套衣裤,明天你再换回来。”

    我没有开口,很快一阵风吹了进来,随即寂然,是他走出去了。我忍不住又是一阵叹息,既然活着,就活着吧,为了那个男人去死,的确很不值。我摸索着打开了屋里的灯,看见了那间小小的浴室,也看见了整个房间,天呢,这居然也可以住人,看来屋的主人的生活过得并不如意。伸手试了一下水温,虽然有些凉,但总比湖水要温热许多。我锁紧了门,去除了身上的衣物,任微温的水肆意地流淌,心中却禁不住对这个救了我的男人好奇起来。他现在恐怕还穿着那身湿衣,这应该是个怎样的男人啊?学雷锋的标兵嘛?很快,我关闭了花洒,用一条崭新的毛巾擦干了身体。他准备的衣物安静地搭在浴室上方的架子上,一条的确良布做的外穿大短裤,一件花格休闲衫,很简单,简单地真没拿自己当成女人。记得他临出门时说给自己买衣服,难道他知道自己的尺码?再有,一个大男人去买女人的衣服,他脸皮一定得很厚。

    在乔晓兵瞎想的时候,张子文的确头开始疼了。虽然有过一个女友,但还没谈多久就分手了,女孩子身上的穿着,他了解的并不多,进入商场,看得眼花,也不知应该怎么个选法。幸好这里的营业员很热情,有一个看起来岁数不大的女营业员面带微笑的迎了上来:“请问,先生,我可以帮到你嘛?”张子文不禁感叹,大商场的服务就是一流,瞧人家问的话,根本比小店的营业员高了不是一点半点,忙也面露笑容地说:“谢谢你,我有一个朋友不慎落水了,那个衣服全湿透了,她让我来买些衣服,但因为走得急,我忘记问她的尺码。”女营业员随着张子文的回答,眼睛都快直了,天哪!这个世界上还有这样的事发生嘛?太不可思议了!女营业员的小脸都听红了,耳朵更是发烧了一样。忙低下头,搔搔耳边的短发,并自然的向耳后拢了一下,好掩示自己的心情,等心跳降速后,才用稍微平静的声音问:“她多高?体形是什么样?”“多高?大概一米六八左右。体形嘛?”张子文禁不住回想起床上的一幕,脸上禁不住也红了,嗑嗑巴巴地说:“体形应该是偏瘦些吧,大概不到100斤。”“哦,知道了,请您跟我来。”女营业员领着张子文走进了内衣部。

    他们挑选时,有一些晚来的女顾客看见一个男人在里面指着纹胸、内衣指指点点的,都吓得没敢进来,这让女装部的其他几名营业员很恼火,但又不敢说什么,好在快九点了,商场就要关门,少卖点就少卖点吧。在女营业员的帮助下,张子文很快买好了内衣,又在她的建议下,买了一条与乔晓冰身上穿得类似的长裙,但张子文没有再买白色,而是挑了一条今年新流行的淡绿色的长裙。在款台交款时,张子文才突然感觉到肉疼,一套内衣300多,一件连衣裙300多,这些钱已经快赶上自己一个月的花销。但想想她穿上后的效果,大概一定是物超所值。自行车穿大街,走小巷,很快就回到了自己的出租屋。出于礼貌,张子文没有用钥匙开门,而是站在房外敲了敲门,谁知敲了几下,里面一丝声音也没有。汗,顺着鬓角就淌了下来,张子文心说:这个傻丫头,不会是趁自己离开,又去寻了短见吧?他赶忙掏了钥匙,打开房门。灯,不知何时又让乔晓冰关掉了,屋里却不黑,清凉的月光照在了她的身上,雾蒙蒙的,像一尊女神坐在那里。张子文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他按亮了室灯,女孩的打扮让他脸上露出了笑意。她确实很美,只是身上的花衬衫和短裤搭配的不伦不类,但不能不说,穿在她身上,要比在身上效果好得多。

    听见敲门声的时候,乔晓冰想去开门了,但就是浑身使不出力气,想想这是他的家,应该有钥匙,也就懒得下地开门。果然,他用钥匙打开了门,看到他神色慌张的样子,心底竟有了一丝感动。想挤出一些微笑给他,但头却感觉很重很重,看来这次投湖最大的反应终于出现了,自己大概是病了。果然,再以后的事,她什么也想不起来了,又缓缓地倒在了床上。张子文心里吓了一跳,赶忙走过去,将自己的手放在了她的前额上,那里好烫好烫。看来,这一个晚上注定是个不眠的夜晚。张子文先是用汤勺撬开了她的牙关,喂了退烧药,但一个小时后,又开始重新发烧。没办法,他只好出门拦了一辆出租车,把她送到了人民医院,打了一针退烧针,留在观察室里观察。半夜一点多时,烧终于退了,她的身上出了很多汗,没办法,张子文只好出门买了条毛巾,又借了医生的脸盆,为她轻轻拭去脸上的汗珠。看着他忙来忙去的样子,值班医生和护士都挺感动的,把他们看成了小夫妻,有个小护士甚至一付发骚的模样说:“如果老天能赐给我一个这样的男人,我就算马上死了也是心甘情愿的。”惹来了同事们一顿白眼。张子文听到了小护士的表白,心底却只能惨然一笑,自己甚至连女孩的名字都不知道,就弄成这样了,但愿这种幸福别一直跟着自己才好。

  评论这张
 
阅读(318)|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