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浓的博客—再回到从前

思浓的博客,与您走过每一个季节

 
 
 

日志

 
 

[原]儿时的端午节  

2008-06-07 15:45:32|  分类: 思浓的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外面天还很黑,我却已经在电脑旁坚守了大半夜,尽管昨天与雨韵清荷吃凉拌生鱼吃得很饱,但还是感觉到饿了。为了不吵醒妻儿,我光着脚,猫着腰,鸟悄地打开厨房的门,将前一晚母亲送来的装粽子、茶叶蛋的袋子全都拎回了电脑所在的房间。轻轻剥去蛋壳,咬一口蛋清,虽然有些噎,但味道还是非常鲜美。想想前二日与博友们在QQ群里的闲聊,一下就把自己带入到儿时的端午节,再打开粽叶,嗅一口时,顿时幸福的滋味从天而降。

  我只是在油城成长的一个普通人,没有显赫的家世,更没有值得称道的任何优良品德,唯一让自己觉得开心的是有一个温馨的家庭,当然,还有曾经过目不忘的记忆。儿时居住的地方是一个小村,在东北这疙瘩看起来平平常常,在全国却是名声在外。其实也没什么,只是因为这里出了一个名人,那就是铁人王进喜。每年中央领导同志来看望王铁人的老伴时,整个村子都是内紧外松,所以92年江总书记来时,即使只和那里隔了400多米,却无法靠近。在那之前的十年,我与家人一起居住在用泥土、野草搭建的干打垒里。父亲是位司机,在单位工会开着电影放映车,转辗于油田的各个井队、家属区,为大家放免费的露天电影。母亲是位家属工,在管理站的畜牧队喂猪。一家六口人,只以父亲每月39元的工资过活,很清苦。母亲的工资只有年底才能开出,但即使是这样,当1980年的年底,母亲还是毅然的将全部工资600多元的大部分530元拿去托人买回了一台日本产的乐声牌黑白电视机。虽然不是在村里的第一台电视,但也绝对靠前。所以说,那时的感觉只有两个字,幸福!

  那时的家里,基本上是看不到父亲的身影。而早晨,也看不到母亲的身影,她需要凌晨四点就起来赶到单位,去给猪娃们砍豆饼,剁饲料。我与弟弟的起居,完全由姥姥和老姨照料。母亲只有中午才下班回来做饭,但每一次回来时,弟弟总是指责母亲身上的味道不对,借口说吃不下饭。那一年,印象里是在1983年,突然说端午节有粽子卖。母亲老早就托要好的邻居,一定要在当日买来回来。那个清晨,母亲又是老早就出了门,但并没有像往前那样要中午才回来。睡得迷迷糊糊中,听到母亲在吩咐姥姥,但说的是啥却因为听不清的缘故,没有了印象。只是在六点钟起床时,才发现家里与往日有了不同。先是在洗脸盆里,发现了青白色的艾蒿,姥姥见我醒了,又是开水、又是凉水的都倒进脸盆里调好,并让我赶紧趁热洗。这东西能洗脸嘛?我是带着一脸的疑问,姥姥说,艾蒿祛邪,还可以治百病,但只有端午这一天的艾蒿才可以,太嫩太老都不成。早饭,也不是往日的稀粥和花卷,而是煮好的鸡蛋。虽然那时家里都养鸡,但能吃到鸡蛋的时候还是不多,鸡蛋一般是留着给老家体弱多病的奶奶,或者去小卖部换些布票、粮票等家常用品。所以说,那时的感觉就是两个字,奇怪。

 吃过早饭出门时,才发现门口不带挂着艾蒿,还有从没见过的亮光纸叠的葫芦,据一同出门上学的老姨讲,是母亲前几天趁我们睡着后,自己偷摸叠的。到了学校,又感觉到了大家的不同,有人带来煮熟的鸡蛋,有人在脖子、手腕上系上了漂亮的五彩线。但那时,我什么都没有,家里有限的鸡蛋,是不可能让我带出来的。课间时,同学们有的吹嘘自己吃到了鸡蛋,有的说吃到了粽子,江米大枣馅,别提多好吃了,但这些我也没有。而且的有同学,炫耀完鸡蛋后,还要互相拿出来在一起玩鸡蛋碰鸡蛋的游戏,看谁的蛋壳比较坚硬,赢的一方,有权将赢来的鸡蛋吃掉或者送人。那时的感觉只有两个字,眼馋。

  中午放学,母亲也早早地回来。不但摘了水萝卜,带回来水老鳖,更拿回来上午就把我眼馋得够呛的粽子。老绿色的叶子,散发着诱人的香气,上面缠的细绳却比较厌恶,怎么解也解不开,一来气,拿手去拉,哪知道竟然锋利得狠,把手指拉着了口子。母亲看见既心疼又好笑,干脆拿来剪刀替我抱仇。剥开叶,三角形的江米最顶端是粒红红的大枣,咬一口下去,粘粘的,还在回味时,却不小心咬中的枣核,咯得牙生疼。母亲说,江米只是这种米的一种称呼,本来的名字应该叫糯米。为什么管它叫江米呢?我很好奇。母亲耐心地告诉我说:“从前有一个爱国的诗人,名叫屈原,他忧国忧民,不堪被人迫害,为了保护名节就投入了汩罗江。人民为了不让他的躯体被水里的鱼虾破坏,就将稻米投到江里,让鱼虾吃,而这种米就被叫成了江米。后来为了纪念屈原大夫,人们认为他的魂魄常在,又将江米上裹了粽叶,让屈原吃。”虽然母亲讲得并不一定准确,但那时我却深深记住了这个故事,并记住了两个字,叫感动。

  如今,母亲已经退休在家,却总是闲不住。前几年偶然听在一起玩的南方阿姨说会裹粽子,就非要和人家学。没想到学成后,母亲买到端午节前,就再也闲不起来。左邻右舍都吃过母亲裹的粽子,赞不绝口。每一年都买来糯米、粽叶和果脯、大枣,让母亲帮助裹粽子。而我和弟弟基本属于不劳而获,端午节前几日,母亲就会包好粽子,打发父亲挨家送来,有时还会将煮好的茶叶蛋一起带来。而每到端午节的一大早,父亲、母亲总要走上很远的路,去采集艾蒿,也顺路送来。去年,我的家与母亲家只隔着200多米,早上没起床时,母亲已经悄悄放下艾蒿离去。今年,搬了新家,恐怕这种待遇是没有了,所以现在只有两个字,怀念!

  评论这张
 
阅读(151)|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