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浓的博客—再回到从前

思浓的博客,与您走过每一个季节

 
 
 

日志

 
 

[朋友的原创]家乡的桥  

2008-06-26 16:27:07|  分类: 朋友的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孩提时代是在一个小山村里度过的。时至今日,每当午夜梦回,家乡那青碧的山野,清澈的小溪,还是那么清晰。但是,最令我难忘却是---家乡的桥。终于有一天,看着周围林立的钢筋水泥,忙碌穿梭的人群,我不禁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厌倦,我抑制不住回家的渴望,只身一人踏上了归途。

  经过几天火车的颠簸,在黎明的晨曦中,我回到了家乡,一个被时代遗忘的北方小镇。当山上破旧的烽火台再次映入我的眼帘时,儿时的记忆在刹那间复苏了。小时候,家里穷,父亲每月微薄的收入,仅够糊口。我在家里排行老四,因为上面还有三个哥哥,所以,从小到大,我就没有穿过什么像样的衣服,家里一但买了新衣,基本都是老大穿完,给老二,到我这的时候,已经是补丁盖补丁了。不过,那时过的虽然清苦,但是,大家都很开心。每天沿着崎岖的山路,在青山碧野的陪伴下,打闹、求学,是我们乐此不疲的游戏。后来有一天,发生了山体滑坡,村前出现了一条深深的长沟。按照村里老人的解释,那是山神发怒的结果。由于我们的村庄坐落在一个山坳里,四周环山,只有村前一条连通外界的路。从此,一到雨季,这唯一的出路,也会被一条深深的小河阻断。我还记得,每次过河,都是哥哥们背着我,深一脚浅一脚趟过去的。直到有一年,前村老王家的小牙子,上学再也没有回来,老人们都说,他是被山神请去做门童了。但是父亲却告诉我们,前几天水大,小牙子估计是被水冲走了。从此,每到雨季,我们都遵循父亲的告诫,绕上十几里的山路,去小河的上游过河,因为那里有一座不知道是什么年代修的小石桥。

  记不清楚什么时候,也是在一个雨大的季节,每到后半夜,我们都能看到一个微驼的背影,在河边的树林里转悠,大人们告诉说,别怕!那是村里的老疯子,不用理他。据说,这个老疯头也有辉煌的过去,他参加过抗日战争,还曾经立过三等功,后来,好像是犯了什么错误,被队伍开除了。回来后,他就一个人住在村前的茅草房里,一住就是几年,整天和人也不接触。几次,有几个好奇的孩子去他那里探险,都被他拿着大木棍给赶了出来,时间长了,大家虽然知道村前住了个疯老头,但是,看到他也不影响村里的宁静,也就慢慢的淡忘了他。

  日子就在平静中度过了一个冬天。当满山的春花再次开放的时候,和醺的春风消融了厚厚的积雪。这时,村里人惊奇的发现,一座木桥,就像是变戏法似的,出现在小河上。老人们说,是山神显灵了,给百姓造的福。后来,大家才知道,这座木桥,是大家都在“猫冬”的时候,老疯头顶着料峭的寒风,一点一点地修起起来的。这以后的几年里,水消了涨,涨了消,有一次,还发了山洪,可是,再也没有小伙伴们被山神请去过。

  猛然间,一座虽然破旧,但是却显得十分结实的小木桥出现在我的眼前。把我的思绪拽回到现实,我不禁惊诧了,记忆中的桥竟然还在啊。我马上紧赶了几步,跑到桥上。看着欢快的河水在桥下流过,看着石头桥墩上岁月的痕迹,我不禁想,老疯头还在吗?带着一丝说不出的情感,我来到了儿时从未涉足的茅草房前。房子已经塔了半边,在房子的后院,我发现了一座新冢,墓碑上写着,“老疯头之墓”。原来,他已经去了啊。带着一丝惆怅,我再次回到桥头,这时,我发现,桥的两侧已经长满了不知名的野草。以前听父亲讲过,这种野草,生命力很顽强,就连贫瘠的砂石滩,它也能生存。看着这些茂盛的野草,我陷入了沉思……… 

(文:赵乔玮)

  评论这张
 
阅读(177)|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