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浓的博客—再回到从前

思浓的博客,与您走过每一个季节

 
 
 

日志

 
 

[思浓原创]乡村爱情(46)  

2008-05-05 21:10:54|  分类: 思浓的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经过一年多的铁窗生涯,刘有才变得很厉害,从前那个能言会道的小伙,在他的身上再也寻不到影踪。一口洁白的牙齿很少露出,无论亲朋好友问什么,只是哼哈的答应,平时都只是躲在家中守着老婆、孩子,有时甚至就那么对着房顶发呆,只有当饭菜端上桌时,才会显露出一种近于人类或者大多数动物那样本能的样子,极为迅速的抢到桌前,三下五除二的解决掉碗里的饭菜,当丽云温柔地问他还要不要第二碗的时候,才勉强露出一个微笑,点点头,继续享用他的第二碗饭。丽云毕竟是当过警察的人,知道他患上了一种在监狱才能患上的综合症,因为出狱时间短,也没有什么办法,只能期望让时间去改变这一切。

  1967年的春天来了,刘有才终于肯主动走出家门,去呼吸新鲜空气,但看见人还是躲得远远的,生怕受到什么伤害。农村有句谚语:七九河开,八九雁来,九九加一九,黄牛遍地走。二弟终于16岁了,除了背了一肚皮的医书,掌握了初步给人看病的技能,身材也变化很快,已经成为唇红齿白,身体强壮的小伙子。按照生产队的规定,像他这样的小伙子,已经可以成为壮劳力,所以尽管兼着赤脚医生,他还是服从组织分配去生产队挣工分。二年前与他一起干活的人,开始还是认为这小伙子会拖大家的后腿,所以总是冷嘲热讽的说着闲话。开始二弟不以为意,学了医书,看了一些中学课本和课外读物,已经让他有了很大的书卷气,根本没把那几个黑不溜秋的人放在眼里。但是,随着那几个小伙和村里的姑娘、媳妇调笑,二弟很快就愤怒了起来,他可不想在女人面前抬不起头来,禁不住走到一个身体强壮,嗓门最大的人面前:“张大哥,你以为你很有力气呗?既然你这么看不起我,咱俩比比,可以么?”张子俊被这小嘎的挑战弄迷糊了,就他也敢挑战我?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于是干脆站直了身体,朝着一起劳动的人喊:“看见没有?老温家二小子要挑战我了,大家都看见了啊,是他主动挑战我的,咱可得给人家一个机会啊,哈哈哈哈!”

  庄户人都喜欢看热闹,既然有这么好的热闹,自然不能放过,都围过来起哄,这个说那就快比吧,那个说想不到温老二还挺有志气啊。在大家的商量下,形成统一意见,就比翻地。说起翻地,相信干过农活的人都懂,就是种地之前,为了让冻了一冬的土地松软,用铁锹将田地一锹一锹的翻过来,说简单也分外简单,说难也确实很难,毕竟刚开春一段日子,下面还有冻层,一般生产队都是用牛拉着犁来翻地,所以看热闹的人都睁大了眼睛,看他们如何将这二亩地翻好。当下,由大队会计当仲裁员,分别量出一亩地,然后掐定时间,高声喊了开始,俩个人便开始了劳作。踩铁、翻转、拍土,这是翻地的标准动作。二弟与张子俊俩个人分别呸、呸有声的向掌心吐口吐沫开始了正式比赛。在大家伙的喊好声里,俩个人你追我赶,挥汗如雨的努力着,惹得很多路过的人也都被吸引了视线,驻足观看。张子俊干庄稼活是行家里手,那动作非常连贯,而且是一气呵成,真是帅呆了;二弟尽管干得也相当出色,但与张子俊一比,明显慢了半拍。半个小时过去了,张子俊已经将二弟拉下了一段距离,他将铁锹插在翻过的地里,掏出烟丝与烟纸,美美的卷棵烟抽了起来,二弟头都没抬,没有看见张子俊趾高气昂的样子,还是闷头翻地,只是他腰上的帆布腰带已经被汗水浸透。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