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浓的博客—再回到从前

思浓的博客,与您走过每一个季节

 
 
 

日志

 
 

[思浓原创]清明无雨  

2008-04-04 23:49:32|  分类: 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次在清明节这一天得到了一个假期,第一次在清明节这一天亲自去祭拜了祖先。天很好,虽然有风,却没有了“清明时节雨纷纷”的古意,大概是天公作美吧!

    说起这次祭祖行,是母亲运作的结果。提前一个月,她就在家不安分的到处串联。所以当清晨我独自驾车20多公里到达她家时,下个月要结婚的表弟,连过春节都没有回家的弟弟都已经汇合在那里。父亲拎了一把铁锹,并把它拆成两段放进窄小的车后箱。弟弟与表弟各自抱了一大捆黄色的纸卷,也虔诚的摆放在那里。母亲携了一些供品和午餐时的酒水最后一个出现。只是当车驶出几公里后,才惶然忘记了她亲自挑选献给外婆的康乃馨,遂返回去取。

    首先要去的是祖父的坟茔,所以在离那片墓场几公里远的大镇时,让表弟下车闲逛。也许是许久不曾回去,没有开车的父亲竟然需要仔细核对,才能指出正确的位置。那是一片向阳的高岗,大大小小九个坟丘无言的矗立在那里。最上首的位置,是太爷太奶的墓室,尽管来了很多回,但直到现在看见新立的墓碑,才知道太爷的名讳,而太奶的名字却是佚失了,只是镌刻着梁汪氏。太爷墓的脚下是爷爷和大爷的墓,奶奶和大奶也陪伴在那里。爷爷墓的脚下是大伯和大伯母的墓室,看到那墓室的一刻,不禁想起几年前他们夫妻一年之内相继过世下葬的时刻,当然,想得最多的却是正在写,却几天未动笔的《乡村爱情》,大弟的原型就是那曾经潇洒、聪明的大伯。大爷墓脚下是三个墓氏,分别长眠着四伯母、三伯、大伯。在这几个墓的外围,孤零零的矗立着一个墓室,那是无儿无女的二伯之墓,按祖辈的说法,是无法进入正常的祖坟序列。父亲为爷爷奶奶的墓填土,母亲与我和弟弟摆放祭品并燃烧纸钱。叩首低鸣:“爷爷、奶奶,孙子来看你了!”那一刹,笔下的丽云爸和丽云妈的形象已经幻化成爷爷、奶奶那慈祥的面容,虽久远却是那么的鲜活。将要上车走时,老叔的长子(三哥)、次子(六弟)也搭了一台车赶来了。许久没见,在乡政府工作的三哥明显是胖了许多,在乡中学当主任的六弟也一改过去不善言谈的模样,一家人相聚的亲情,让地域的差别迅速缩短。

    在镇上接了表弟又驱车20多公里来到外公外婆的墓地后不久,老舅也骑了摩托车赶了30多公里的路来到这里,抽了一支烟的时间,大舅开着车拉着舅妈、二姨、三姨也赶到这里。大家铲土的铲土,抬土的抬土,很快就将二老的坟得以翻新、加固。供品摆上那一刻,母亲在坟头长跪不起,抓心挠肝的哭诉,引得二姨、三姨也放声大哭。清明无雨,但那肝肠寸断的哭声仍然让人黯然落泪。火苗由小变大,逝去的亲人不知是否能够感受到子女们的深情想念。当额头再一次与大地亲密接触时,衷心期望九泉下的外公外婆能够在另一个世界里含笑安康。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无雨的清明节里,我仍然感觉到了春雨的细细绵绵,那是我们的心雨。

   

  评论这张
 
阅读(247)|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