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浓的博客—再回到从前

思浓的博客,与您走过每一个季节

 
 
 

日志

 
 

[思浓原创]乡村爱情(40)  

2008-04-21 20:53:33|  分类: 思浓的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弟终于看见了父亲,他就那么躺在炕上,一动不动。脸色明显很不好,蜡黄蜡黄的,一看就是那种几天水米未进的模样。大弟的心再一次抽紧了,媳妇没有血缘,父亲却只有一个,大弟是孝顺之人,他不忍看见那两个未成年的弟弟这么早就没有了父亲,当母亲再一次征求他的意见时,他只好咬紧牙关,无奈的点了点头。自此,事情就成了定局,为了不耽误大弟的学业,婚事办得很仓促。男方给女方家过了400块钱的彩礼,当然,这是温老头事先与未来的亲事已经商量好的。三天之后,在二大爷、五叔、四堂兄、四堂嫂、丽云、大弟一个同学的陪伴下,大弟穿着崭新的涤卡套装,坐着两辆大马车去镇里接亲。女方耿连凤披着蒙头红,带着崭新的几床棉被和若干陪嫁品回温家办了喜事。

  温老头其实也很惨,两个孩子结婚,他都不能亲自送去祝福。上次是真正的昏迷倒有也情可原,这次却是他来导演,装病逼儿子就范,还是不能来到台前,只能躺在屋子里支着耳朵听院子里的实况转播。宽大的院子里,东西两厢支起了棚子,里面设着流水席。十里八乡的老亲少友都或坐或站的听司仪二大爷在那唱礼。话还没完全讲完,临时设在仓房内的厨房就发出了阵阵香气,惹得众人把目光都投向了那里。大弟的内心是痛苦的,父亲生死未卜,远方的丽芳如果知道自己结婚,该是如何的伤心欲绝?所以,此时的他已经在心里打上了结,一道道的心结压得他喘不过气来,根本无暇顾及身旁站立的新娘。耿连凤此时的心却是滚烫的,男方家里虽然不在镇里,但殷实的家底却让很多镇里的人难望项背。心中唯一的一丝遗憾是听说女婿的姐夫因为犯了赌博罪被判了刑,大姑姐也受牵连丢了工作。只是遗憾归遗憾,大弟可是出色的小伙子,不但学历高,而且还有一份正式的工作,就这二样足以弥补任何遗憾。

  进洞房的时候,是亲戚朋友们簇拥着进来的,大家都以为这次又是冲喜,除了小声议论温家上次的传奇故事之外,大家都明白不宜太过过火,所以闹洞房只是简单的走了个过场,意思意思而已,谁也不想影响到温老头。煤油灯里放着两根长长的灯芯,使得这间厢房里充满着光明。那红红的窗花是丽云剪的,虽然担任过县一级的领导,但心灵手巧的她还是很胜任母亲临时指派的工作,领着不断倒乱的小玉翠剪出了各式各样的窗花。月亮悄悄地摘去了面纱,从云头中露出了笑脸,将整个厢房照得纤毫毕现。只是厢房中的两个青年男女,此时却是沉默着。大弟一个人坐在窗边的凳子上,眼睛几乎没眨的盯着两只脚看,那是一双擦得锃亮的皮鞋,当年他曾经苦苦哀求父亲给他买一双,但老爹就是不曾松口答应。如今结婚了,母亲头一天晚上把它拿出来递给自己,轻声说:“大孩儿啊,你爹其实是很疼你的,前段时间没发病时,去县里帮你姐搬家,突然说想你了,更想起你以前管他要鞋的事,特意买了一双,说等你回来时送给你,想不到,这死老头子病倒了,呜呜~~~”母亲的哭声犹在耳畔,但在大弟的脑海里却突然出现了夏丽芳的影子,如果丽芳知道自己结婚,不知该有多么伤心,随即丽芳伤心欲绝的样子又涌上心头,让大弟的胸口犹如压了一块巨大的石头,闷得难受。耿连凤一个人坐在床边,却一直不见大弟的动静,心里琢磨:不会是他不想结婚吧?莫非他有了意中人?可不他不同意,为什么还要同我结婚呢?那一定是有其他原因吧?想到这,她自己下了床,恰好看见大弟愁眉深锁,单手抚心的那一幕,虽然大弟不是西施,但帅哥捧心也叫女人震憾,也顾不得羞涩,忙三步并做两步的走到大弟身边,轻声问:“温立国,你怎么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3)|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