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浓的博客—再回到从前

思浓的博客,与您走过每一个季节

 
 
 

日志

 
 

[父亲原创]甘草泉,我无尽的思念  

2008-04-18 13:18:29|  分类: 父亲的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您见过胳膊粗的甘草吗?我问过几位出身中医世家的名医,他们摇着头说:“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我说在新疆罗布泊地区不仅见过,还挖回来切成薄片当茶喝。他们那神情仿佛我在满嘴跑火车。当我拿出直径八厘米的甘草薄片时,他们惊诧的睁大了眼睛,翻来覆去的仔细观察了许久,小心翼翼地品味着。我没有说谎在他们肯定的目光里得到确认,可我却从此失去珍藏了许多年的一件难忘经历的实物。

  挖甘草那段趣事永远鲜活在我的记忆里,七十年代初我奉命在罗布泊地区执行核试验任务。当时的第二十一训练基地和我们大庆油田会战初期一样艰苦,洗漱用水要到附近的孔雀河去运,那水又苦又涩,肥皂粉放进去连泡泡都不起。饮用水要取自数百公里外的甘草泉,那是所有参加核试验大部队共同使用的唯一一眼甜水井。

  在这口井的周围盛产大片的甘草,绿油油的叶片,叶背呈暗绿色,突显的筋脉与柄毛茸茸的,有风的时候色彩象波涛一样起伏变幻,特招人喜爱。据说基地初创时淡水曾经是最大的困难,一位将军带着水文地质人员历尽了艰难,就因为发现这一片罕见的中药甘草,才在这儿扎下找水的营盘,终于打出了淡水,顺理成章的命名为甘草泉……甘草泉,成为极富盛誉的村名,它滋养了创业的老一辈中国军人,为人民解放军拥有威震敌胆的核武器作出贡献。

  我是首批参试的普通士兵,防化兵的洗消专业和水有不解之缘。孔雀河、甘草泉等涉水之地都会亲临其境了若指掌。

  甘草泉离我们驻地很远,驾车跑一个往返就需要一整天时间。休整期间大家喝白开水觉得没滋味,买不到茶叶便推举我办件“善”事,想法挖点甘草回来。我主动给水车司机打替班跑了一趟甘草泉。那是初秋时节,甘草已经挂果,褐红色形似豆荚的种子在微风中荡着秋千。甘草秧很象黄豆的样子,非常繁茂。凡是低洼地方长得颇为壮硕。一年之中难得下一两次雨,不知它们生命力何以如此顽强。

  我找了一个偏远的独苗,挖了一米多深仍不见分叉须根,粗壮的根茎象一根挺直的树干扎向深处,挖得越深土壤才逐渐湿润,挖近两米深时仍不见分叉根须。时间不早了,我几乎耗尽了气力。只得砍断根茎把土回填好。欢快的拿起战利品启动车辆离开甘草泉。后来,听说甘草泉繁茂的地方拉起了保护围栏。象那样粗的甘草可能生长了几百年,怎样度过漫长的风沙干旱,在风暴肆虐沙水改道的变迁中,能存活到今天实乃了不起的奇迹。它所以惊世骇俗也就不足为怪了。

  那支甘草很快被大家瓜分了,泡在茶杯里就象放了糖一样甜美。用甘草泉的水泡着泉边特产,来自天南海北的战友们会兴致勃勃的来一顿神侃……三十多年逝去,以现在科技发展速度推算,如今的淡水井数量何止一个甘草泉呢?我们的石油健儿正龙腾虎跃拼搏在孔雀河畔。年轻的钻工朋友可曾去过甘草泉?那儿的甘草一定异常丰满吧!甘草泉,留给我无尽的怀念!

  评论这张
 
阅读(299)|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