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浓的博客—再回到从前

思浓的博客,与您走过每一个季节

 
 
 

日志

 
 

[思浓原创]乡村爱情(五)  

2008-02-29 08:53:06|  分类: 思浓的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61年的春节,在这个贫穷的小村里,并没有什么实质的变化,无论是掌权派还是普通老百姓,日子都是那么艰难。时常听说有人被饿死、冻死,偶然也会听说某家的女人生了孩子却无力喂养,最后只能眼睁睁看见新出生的孩子咽下最后一口气。当然,葬礼,几乎没有,心善的人还能找块土地,埋起那可怜的小生命,狠心的人家,甚至只是将孩子就那么扔到猪圈里,让也是饿疯了的公猪、母猪们吞食。丽云的家,虽然在小村里不显山、不露水,但其实是富殷的。入高级社那会,聪明的父亲已经将家里经营的很不错,有三百多匹马,二百多头牛,只是一入高级社,家里所有的牲口一夜之间都姓了“公”,镇政府只是象征性的给了一些经济补偿,大概有人民币1700多块钱。心疼的丽云爸哭了几宿,就是二弟也拉着那个他亲手参加接生的小马驹死命地搂着。但即使这样,这个小家仍然是比较富裕的,至少在那个年代,很少有人家能存着那么多的钱财。

  当饥饿的年月降临时,全家人都要感谢勤劳、聪慧的母亲。当公社的秋收队在地里走过后,母亲总要领着一家老小悄悄地跟在后面,用挎篮筐捡回掉在地上的谷物,将它们带回来集中装在麻袋里。然后,他们全家总动员扒掉了火炕,并在院里和泥、脱胚,晒成泥砖,在火炕下面用这些泥砖砌上烟道,将粮食摆在干燥的地方。当别人家饿得直哭时,这一家老小却从来没有为粮食操过任何心,每个孩子都得以茁壮成长。

  正在回想着往事,院里的大黄狗吠了起来,但它只叫了两声就再也没有了动静,并且摇着尾巴,憨态可拘地迎了上去。趴在结了窗花的玻璃上向外一看,原来是二大爷来串门了。丽云一边喊:“妈!二大爷来了!”一面赶忙下炕踏了鞋出来迎接。未等进门,二大爷拍拍阿黄的头,就笑了起来,笑得披了衣服出来的父亲一脑门子的问号。“喜事啊!喜事!”二大爷还是那样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样子,“兄弟,我给你道喜来了!”父亲侧着身子将哥哥让了进来,直到看着他坐到炕上,才一面招呼妻子沏茶,一面询问:“二哥,啥喜事啊,让你乐成这样?得亏有耳朵挡着,不然我看你这嘴丫得扯到脖后了。”搓了搓冻红的手,二大爷猫腰顺手解了棉鞋的鞋带,坐到了烧得正好的火炕上,一付惬意的样子,却不开口了。茶是母亲沏的,却是丽云端上来的。看看弟弟,再看看侄女,二大爷抓着大茶缸,也不管冷热的滋了一口,给大家留下一个恰似蒙娜丽莎的微笑,这才打开了金口:“喜事,自然是喜事呗!”说完,又张嘴吐出一个茶叶梗,这才又接口:“还记得我提过的善友村老刘家那个叫柱子的小子不?”似乎很满意自己兄弟那个疑惑的眼神,“前几天,他从部队回来探家了,听说在部队表现很好,师长的夫人亲自要给他介绍对象,但老刘头害怕儿子从此隔得太远,所以这几天像火上房似的张罗给儿子介绍对象。这不,昨天晚上竟然打听到咱家丽云条件很好,还是国家干部,竟然连夜去了我家,央求给说合一下。”看看弟弟愣神的样子,二大爷照着弟弟的肩头就是一掌,“怎么?这不是好事嘛?”揉揉肩膀,父亲扭头让丽云先出去,看见女儿走出了门,才回头也端了一杯茶水喝了一口,眼睛还盯着茶杯,却开口道:“事是好事,只是人家小子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咱家的孩子过了年,不过才19岁,年纪小,怕不合适吧。”二大爷似乎没想到兄弟会这么说,准备好的下文突然就晾在了肚里。于是,出现了奇异的一幕,亲哥俩一人一大缸子茶水,像逞能似的往肚里猛灌,直到再也喝不到一滴水,丽云进来添水时,才打破了僵局。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