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浓的博客—再回到从前

思浓的博客,与您走过每一个季节

 
 
 

日志

 
 

[原]在冰天雪地中感受网络中的火热真情  

2008-12-21 19:17:40|  分类: 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在冰天雪地中感受网络中的火热真情 - 思浓 - 思浓的博客—再回到从前

    12月20日,是大庆2008年最冷的一天。这一天,第三次寒流来袭,不但大地披上了银妆,而且道路冰滑,行走困难。但即使是这样的情况下,由平思、风尘陌客发起的网易博客圈子年会也依然闪亮登场,让南来北往的博友们感受到了大庆人的豪爽,大庆博友的真诚。无论是哈市远道而来的平常的心、冷赫和冰山雪莲,还是大同来的晓风等朋友,大家都从虚拟的网络中走出来,非常真实的坐在一起,开心交流,共享2008年最后的盛宴和欢乐时光。

    20日一早,我就起来梳洗打扮。说来可能有些人不信,一个男人打扮什么,其实也没什么可打扮的,无非是洗洗头、刮刮胡子、擦擦鞋而已。但即使是这样,我认为倒扯一下,至少是对朋友们的尊重,弄得乱七八糟的出门,会让朋友们担心。上午八点三十分,大同来的好友晓风打来电话,他已经从七十公里外的家里赶到了萨尔图火车站,因为前一天,我们约好,在那会合,去接远道而来的平常的心、冷赫和冰山雪莲一行三人。而接电话的时候,我还只是刚提了车出来。因为路上有雪,车还在磨合中,所以当我到达火车站时,已经是八点四十五分。晓风离老远就看见车过来,向我招手,并帮我照顾前后左右,倒入车位。哥们以为中国铁路的正点到达率比较低,所以坚持在车内抽完一支烟才出来,没想到已经有人潮从出站口出来。我俩迅速出来,往检票口走,尚离了二十多米的距离,我一眼就看见了身材高挑的冰山雪莲,也见到了从未谋面的平常的心和冷赫两位朋友。

    看看表,时间很早,我们一面加入到车河中让三位哈尔滨市的朋友欣赏大庆的街景,一面与陌客兄联系,看先到哪里。陌客兄正好在18日提了新车,邀请我们过去到他家的停车场欣赏新车。老陌大哥的车是通用公司生产的别克凯越旅行版,黑色的车身显得非常大气,只是目前老陌大哥尚属新手,我们五人等了近十分钟左右,才看见大哥超稳的驾车过来,还好他没抢了郭德纲的台词,否则那可是“太刺激”了。久久是南方美女,也是老陌大哥的夫人,这一次我们两台车六个人,一起等南方美女盛妆出场,果然光亮照人。一前一后两台车顺着四心外环路向让胡路开发区的饭店行进,在路上,我就猜测可能会有先到的朋友,但没想到会是那样的惊喜。首先,我见到了久闻大名,一直无缘相见的两位好友飞雪和盈盈秋水,只是惭愧的是把秋水当作了她人,在此特向秋水致歉;其次,见到了为我新家提供服务的朋友,只是这丫头居然已经成功换名,成了人见人爱的玉儿,着实有些喜出望外;再次,是见到了快一年没有联系的沙影,这孩子自从去外地进修,就玩起了失踪,想见一回还得预约,真是不容易;再再次,见到了许久没有音信的好友水,听说她深居简出,很少有兴趣参加聚会,但这次她还是来了,而且一直坐在我身边;最后,应该批评自己比较重色轻友,见到了刚交流不久的梓峰大哥,而且在接下来的抽签找座活动中,我们哥俩又被分到了一起,他十五号,我十六号。另外巧合的在签到本上和抽条中,我居然都是十六号,比较好记。

    聚会由本次活动发起人平思负责主持,龙江厨人、无影无踪二位兄长负责联系酒店和酒水,良辰美景(有可能错误)负责签到,七十年代、黑袍飘飘负责摄影,久久负责MV录制,沙影为了躲避游戏活动,拿了我的相机也混成了摄影师。在主持人平思的的讲解下,大家抽签找了座位,就开始了游戏环节,名字好象叫开火车,因为我比较走神,只记得第一个人说:“火车就要开啊。”大家鼓掌配合问:“往哪开啊。”第一个人说:“往某某号开。”被叫到号的人,要说:“火车也要开啊。”如果该同志说成“就”要开,或者回答迟疑,要被罚酒,以此类推。小兄弟黑袍飘飘是八号,因为是幸运数字,频频让人招呼,所以被罚酒罚得很惨。另一个比较惨的是从哈尔滨来的冰山雪莲,大家善意的总想照顾好远方的朋友,所以让她雪莲也频频中奖。

    开始走菜的时候,本次活动主持人平思让大家自报家门,介绍自己给那些尚还陌生的朋友。第一个站起来的是本次抽中一号的飞雪,她开始讲的不错,但最后却提到了我,说最早认识的是我,我只好站起来,也应了她一杯酒;然后这样的事情就接二连三的出现,可怕啊,一不小心把我这么低调的人弄成了众矢之的,在快乐、惊喜、痛苦、麻木中把一杯一杯的酒水灌进了肚里,到雪莲收场时,我脸上的笑容都僵了,但想必这种风头,在以后的聚会上不要保持下去。因为一些事情的原因,黑袍飘飘等几位朋友相继提前退场,又有磐馨百合、相依等朋友后续加入,开餐前的聚会合影,就不再成为真正的全体合影,颇有些遗憾。

    正餐中,因为抽签所致,大家都不得不面对陌生的朋友,但网络是相通的,没见过人,不等于没去做过博客互动交流,所以几番交流下来,至少身边的人都已经从陌生变为熟悉。当晓风得知身边坐着的人就是玉儿时,该兄弟爆发了,一气和玉儿喝了好几杯。在酒精的点燃下,场面完全失控,大家在熟悉了身边人之后,就拎着酒杯走向自己从未见过,却在网络上非常熟悉的熟悉的陌生人面前。握手、拥抱、倒酒、碰杯,人人脸上都挂着笑容和那一抹化不掉的嫣红。本来不想说的,但飞雪已经在她的博客上公开了,俺也就提提吧。飞雪到俺身边握手,俺没同意,觉得大家都那么熟了,就提出一个无礼的要求,非要称称飞雪的体重,结果不言而喻,抱起来了,但却突然感觉浑身无力,可能是患了王志文在《过把瘾》里得的那个肌无力症吧,反正如果硬来,俩人都得摔,所以只好给人一个机会,给自己一个机会,不逞能了。2008,我们经历了太多太多的事情,有悲、有喜,在2008的岁尾,大家能共聚一堂,除了喜悦还是喜悦。

    餐后,是K歌时间,但很多远道的朋友,都相继离开。平常的心和冰山雪莲是跑不掉的,碧水清竹大哥尽管已经有些醉眼朦胧,但依然坚持着,要让外地朋友知道,大庆人对于远来的朋友是一向将热情贯彻始终的。很多朋友在宝龙迪里一展歌喉,只可惜我和晓风送好友相依回家,错过了很多场景。但回来后,我还是比较敬业,终于担当起摄影师的重任,东拍、西拍、抓拍、抢拍,拍到了一些自我感情比较宝贵的照片。例如冰山雪莲一付小女儿的姿态偎在晓风的胸前。嫉妒啊!眼泪哗哗地,我痛恨七十年代兄竟然擅离职守,这么好的事情咋都让晓风赶上了?不公平啊!不带这样的,这样的好机会,我咋赶不上呢?

    尽管大家还沉浸在欢乐之中,但聚会结束的时间还是悄然而至。都说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我们期待着2009年,能有更多的相聚。

(注:本人理解圈子管理大人的工作辛苦,所以,如果没有感言,就不劳管理大人评论了,谢谢!)

   

   

   

   

  评论这张
 
阅读(350)| 评论(5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