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浓的博客—再回到从前

思浓的博客,与您走过每一个季节

 
 
 

日志

 
 

[原]过年  

2008-02-10 10:49:26|  分类: 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很多朋友说,过年越过越没意思,再也找不到往日的感觉。原本我也是这种想法,感觉过年是件很累人的事,但今年的过年,没想到竟然是件很愉悦的事。

    大年三十的早上,早早的从新楼来到母亲家。原以为打了电话,父亲、母亲就能从楼上下来,没想到父亲接的电话,一种很为难的语调,不得以,我这个懒汉只好爬上了高高了五楼。进了门,真是吓了一跳,虽然早就告诉二老别带啥东西,谁知还是堆了一地。细看真没多少,一个菜花、二把蒜台、二桶果汁、二条鱼、一盆冻子、一袋酱好的牛肉、一袋酱好的肘子,还有二袋健力宝和德国原产的啤酒。别的也好说,咋还带健力宝啊?母亲看我为难的样子,赶紧说:“前几天去你家那面的超市问过了,说市里的经销商不干了,健力宝脱销,我喝不惯果汁,就得意这一口,正好楼下超市有卖的,就顺手买了。”把这一大堆东西折腾下楼,好不容易才塞进车里,一家人向着新家出发。

    下午三点,打了四圈麻将,母亲和媳妇洗手走进厨房,开始整治大餐。从来没用过的厨房终于发出了锅碗瓢盆美妙的交响曲。随着丰盛的食物端上餐台。儿子坐不住了,从《家有儿女》中解放出来,拿着一大鞭就要燃放。这年头,鞭炮的质量可是不能掉以轻心,我赶忙点燃一支烟跟到楼下,父子二人欢天喜地的点燃鞭炮,喜滋滋地看着它震天动地。只有简短的开场白,一家人就高擎酒杯共同祝愿一年更比一年好,晚宴正式地拉开序幕。

    春节联欢晚会,是央视的大餐,老百姓尽管一年年的期盼、一年年的失望,但却也是一年年的少不了,所以晚饭后打了几圈麻将,到了八点,就停手收看节目。随着晚会的继续,同事、朋友、网友、博友的拜年短信铺天盖地而来,来一条,回复一条,有几个小品看得囫囵半片的,到半夜12点,收到各种祝愿74条,到大年初二上午,共收到短信86条,真是要谢谢大家了。晚上11点的时候,儿子喊饿,母亲赶快给他包了他爱吃的韭菜馅饺子,又和妻子一道给父亲和妻子包了猪肉馅的饺子,给母亲和我包了萝卜鸡蛋小辣椒素馅的饺子。虽然大家吃饭的时间不同,但都在赵本山的小品之前结束了,可以正儿八经的坐在一起看看这道老赵白云、黑土准备的年夜饭。

    外面,这时正好是炮声大作,没等白云同志发表竞选宣言,就已经听不清个数了,看看表,也该给远在老家的亲人们电话拜个年。往年,这项工作是由我和弟弟共同完成的,今年这小子在单位值班,只好由我独立完成。先给也在大庆居住的老姨拜个年吧,老姨正在煮饺子,忙三火四地接受了我的祝福。再给大舅、三姨拜个年,他们也都在忙乎着吃年夜饭,接着给老舅拜年,没想到他还和去年一样赶上值班,只好向舅妈道了吉祥。拜完母亲这面的亲戚,又给二姑打了个电话,给老叔打了电话,时针正好指向11点50分,最后给岳父一家拜年,没想到岳父和小内弟竟然下楼放炮不在家,大内弟接的电话,正好向他询问一下他的本田思域的情况,拜年成了小咨询,也算另类吧。(写到这,才想起来,今年拜年犯了一个错误,竟然忘记给二姨拜年,晕!)

    过了12点,说守夜的儿子进了梦乡,一家四口又开始了麻将大战。初一、初二的日子就是三十的翻版,直到初三的上午,岳父母和大内弟一家三口来了。红红的本田思域也开到了楼下面,虽然大内弟几次劝我下楼去看,但我依然坚持住劳动人民的本色,不为所动,只是贪婪地站在窗前看着那美丽的流线形。不是我不想去看,不想去操作跑上几圈,实在是害怕自己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也买回一台,毕竟想换车的想法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下午三点多,又到了晚餐时间,母亲、岳母、妻子三个女人在八平米的厨房忙活,整治出满满一桌的菜,可愁坏了我这个布置桌子的人。桌子是大理石标配,零点八米乘一米三的,只有四把椅子,却一共有十个人。尽管买了四把简易凳子,还有二个缺口,总不能剩下二口人吧?幸好我脑筋转得快,把儿子的学习椅搬来了,又把电脑转椅也推了过来。可是要坐下时,麻烦又来了,看见我家儿子坐在电脑椅上与众不同,内弟的姑娘当即就要流眼泪,不得已,只好动员儿子听话交出转椅,改坐他的学习椅。在这种美满的大团圆面前,儿子表现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没有的忍耐与谦让精神,很爽快地换给了他小妹,终于让这个大团结圆满地划上句号。

    送走了内弟一家三口,终于又到了搂麻时代。岳母,不会玩,自然靠边站,父亲这几天手气都不好,也不敢靠前,母亲、岳母、妻子和我组成了长城四人组,旁边跟着儿子这个小捣蛋。说来也是惭愧,初三一大早,儿子嚷着下楼玩,刚二分钟,就不知用什么在自己脸上划了一条长八厘米的口子,斜着从鼻梁到右脸颊,看着他满不在乎在麻将桌旁闹,我们也不好责骂他。岳父平时在家玩的是那种二三色、随便和的麻将打法,而我们其他三人玩的是那种二三色不眼不和的麻将打法,在征求了意见后,岳父表现要入乡随俗,按我们的打法打,于是战斗正式开始。打麻将有一种非常奇怪的现象,越是不熟的人,手气和运气总是特别好,所以前二圈下来,岳父赢了很多钱,让他始终脸上挂满了笑意。但从第三圈开始,好运离开了岳父,他总是让人搂到门清,成倍的输钱,眼瞅着笑意没了,代之而来是急燥和不时的吸烟。新楼温度不错,始终保持在25度左右,我的汗又特别得多,加之手气一直不错,打到晚上九点,我终于忍无可忍,要去洗澡,才离开了麻桌,让老爸冲锋陷阵。结果他们一直打到初四早上凌晨四点,才散去。

    大年初四,我值班。把父亲带回了故居,我回到单位。上不去网,只好把钱包拿出来查查钱,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掉,从大年三十那天,我以五元人民币入麻,到大年初三晚九点下牌桌,共获利109元,哈哈,赚翻了!可能有的朋友会不理解,要知道我们一家人不崇尚赌博,但没彩头又不好,所以打得一直是二毛五分钱的小麻将啊!

  评论这张
 
阅读(216)| 评论(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