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浓的博客—再回到从前

思浓的博客,与您走过每一个季节

 
 
 

日志

 
 

[原]这个周末做车夫  

2008-11-16 18:48:50|  分类: 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这个周末做车夫 - 思浓 - 思浓的博客—再回到从前

    每个周末,都想睡到自然醒,也想有个小小的计划,让身心得到放松,但每当周末时,总是感觉计划没有变化快,越到周末越感觉自己像个总理。这个周末,总理的感觉没找到,却意外当了两天的车夫。

    上个周末时,妻子的二姑和二姑夫从佳木斯来到大庆,要去探望内弟家刚出生的大胖小子,所以,当时就明白这个周末会过得比较不容易,没想到却是真真不容易。这周五的下午,早早向单位主管领导打了招呼,一家三口就开车驶往婆家(老婆的娘家)。当天晚上,家里人不多,只有岳父一家五口和二姑家两口,还有老姑在。原本想上博客上转转,但儿子表现非常好,吃了晚饭就趴在电脑前写作业,咱这平时不闻不问的人,自然也不好打扰孩子的学习。好不容易等孩子写完作业,他可怜巴巴地问我:“爸,我作业写完了,可以上会网嘛?”我能有摇头嘛?不能!所以,只好把电脑让给他。幸好自己带了笔记本电脑,还有无线上网卡,但谁知连上后,才发现,速度还是超慢,打开博客的页面比蜗牛都慢,只好作罢。没到晚上十点,就郁闷的上床睡觉了。

    星期六,是内弟家孩子满月的日子,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天,我的车夫生涯开始粉墨登场。早上七点半,我正躺在床上睡得挤眉弄眼时,妻子上前推我,说是农村某某亲戚要来下奶,因为农村交通不便,让我和另一个熟悉路的亲戚去接。岳母揸的小米粥很香,但农村的路却是难走极了,差点没把胃内的粥给颠出来。好不容易接人回来,家里已经是人满为患。内弟家130平的房子里,到处是人,门口的鞋已经摆到客厅地上一米左右了。三室二厅二卫,走哪都是人,走哪都是烟,连我这个老烟枪都被呛得直迷糊。正琢磨是不是出去透透气时,内弟指挥我和其他几个有车的人,开始负责将家里的人和陆续到来的人送到饭店。大内弟开的是本田思域,表内弟开的是黄海SUV,表连襟开的是奥迪A6,就我的车比较狭小,但奇怪的是,农村来的亲戚首选的就是我的车,而且当内弟喊他们上那些车时,都一个个摇头往后退,生怕把人家车弄脏似的,竟可我一个人豁豁了。眼瞅着新加的一箱油,开始往下走线,真是欲哭无泪啊。

    中午的满月宴正式开始了,我以为已经没有自己的事了,也找个桌开始补充营养,但刚吃了几口,表姐就找到我说,主食原订的馒头没送来,需要订100张热饼。我能说什么?做车夫就要有做车夫的觉悟不是?擦擦嘴,就跟她去了饼店。装箱、搬运、运输,自然都成了我的份内事。重新坐下开吃不久,表姐又来了,说新来了一些人,需要加桌,饼又不够了,要再去买30张。活都干了,此时千万不能埋怨,我无怨无悔地又走出门,接着干。好不容易能无忧无虑的吃饭了,那面就有吃完的客人了,而且还有不少人是没去看过孩子的,要回婆家看望。眼瞅着那些司机们都站起来了,我这做姐夫的也得表现不是?一去一回,一去一回,等好不容易送完人回来,大多数桌都在收拾剩菜了。那啥,我还没吃饱呢?看见我的样子,表姐还算好心,递给我一张饼。哎!吃吧,早知这样,不如刚才还热乎时吃一张了。

    下午,老亲少友们终于开始陆续撤退,少不了又去送他们。这回稍好一些,远道的由那些好车负责了,我只是送送镇里的人,回来算是早的。有心想到网上看看,但表弟表姐家的孩子们早已经抱成团占据了电脑,啥也不说了,席地而坐,抽几根烟解解乏吧。时间好象在这一天里变得飞快,没等我缓过劲来,内弟们又开始张罗晚饭了,说是刚看了日历,这一天居然还是佳木斯二姑夫的六十岁生日,自然要庆祝了。幸好,稍远的一些亲戚都走光了,但即使是这样,四台车还是各跑了一趟,而我又中奖了,比他们多跑了一圈。生日宴很热闹,一共坐了三桌人,男长辈们一桌,女长辈们一桌,我们这些表兄弟妹和孩子们挤了一桌。原本想专心吃点,小内弟又把我出卖了,在那高喊:“姐夫,你带相机了没有?二姑夫要讲话了,快点来照相。”我啥也不说了,这可是亲小舅子,看不得我闲啊!一顿狂拍,急希望把电池照没电,或者把内存拍完,但这相机却工作得一直良好,这顿晚饭自然又没吃好。好容易到了能好好吃饭时,儿子拉着他小妹的手,喊着他姥姥,让我送他们回家。刚送完回来,大连襟又说同事住院,让我送他过去;再回来,刚好看见老姑在送她姑娘和外孙,人家倒是没说要坐车,但能眼看着不送嘛?好容易一切结束回来时,只剩下男长辈们在拼酒,这时候千万不能靠边,干脆也别吃了,到外面找个角落等着散场吧。

    晚上八点多,终于一切OK了,我摆出笔记本准备上来看看,刚和晓风、平思在QQ里说了几句话,没想到表连襟非要和老姨夫连机打四国军棋,啥也不说了,电脑也拱手让人了,一个人找个角落闷头嗑瓜子。嗑着嗑着,就感觉屋里空气浑浊,实在是受不了,不知不觉在沙发上睡着了。再次醒来时,家里已经在客厅上展开了地铺,四、五个孩子在上面疯跳,长辈们坐在客厅里聊天,年轻的表弟们还在大杀军棋,岳母好心让我脱了衣服去睡觉。第二次睡这种地铺,尽管是地热供暖,但坚硬的地板仍然硌得腰部生疼,翻来覆去睡不着。也不知几点,终于睡着了,却被半夜的哭声惊醒,大内弟的姑娘不知为何睡“毛愣”了,不停地哭泣,还伴着惊叫声,所有的人都被吵醒了,我算了一算,吓了一大跳。岳母一家五口,大内弟一家三口,老舅一家二口,二姑一家二口,表连襟一家三口,我们一家三口,表内弟一家三口,还有妻子舅家的两个哥俩,太吓人了。等到再次睡醒时,已经是周日清晨三点多了,老舅与儿子,大舅家的哥俩,四个人在桌上玩关牌。我迷迷糊糊地穿着线衣线裤爬起来,问他们怎么不睡,原因居然是地方和床都满了,没有他们睡的地方。说不得,只好把我的铺位让出来,老舅岁数大了,啥也不说,脱了外衣就钻进了被窝。其他哥仨只好继续关他们的牌。

    周日,是孩子学习的日子,上午学英语,下午学数奥。我们一家三口早上六点半终于离开了那里,赶在八点之前到了学校,正好三星手机售后打来电话,说排线到货了,可以去修。这一天,又是跑跑颠颠的渡过。晚上回家看着油表时,已经下到中线位置了,这车夫的生涯,真是受够了!

   

  评论这张
 
阅读(121)|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