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浓的博客—再回到从前

思浓的博客,与您走过每一个季节

 
 
 

日志

 
 

[原创]暖流  

2007-09-26 22:30:31|  分类: 思浓的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国的初冬,寒流涌动。尽管竖起了昵子大衣的领子,玉梅还是抵御不了那种彻骨的寒冷,只好临时改变主意,行色匆匆地往家走。她知道,建志此时肯定等在街道办事处的门口,但管不了那么多,必须回家换件厚实的衣服,免得让这刺骨的寒风使自己内外都受到夹击。

    想想七年的婚姻,就这么结束,玉梅很是不甘心,毕竟她与建志能走到一起,不是一朝一夕。他们曾是同学们艳羡的金童玉女,没成想才短短的几年,就变得劳燕纷飞。都说电脑时代是个好事,可是玉梅却恨死了电脑,恨死了网络。曾经下了班、吃过晚饭就一起漫步的爱侣,都是因为这惹祸的网络,活生生的将俩个人分割成了两个世界。没有了温情的甜言蜜语,冷却了夜半的郎情妾意,只剩下一边是暗自垂泪,一边是杀声阵阵,从此檀郎成路人。

    遥想青春年少时,俩人不但是同窗好友,更是一个学习小组成员,每天放了学,一起到功课不好的同学家里给人家补课,回来不论多晚,建志总要卖弄的吹着他得意的口哨歌曲,引得玉梅格格笑个不停。一来二去,原本平静的心怀,在同学们的误解下,逐渐靠得越来越近,以至于每天听不到他的哨声,玉梅就烦燥不安;哪怕是听上一小段,一天要背的习题准保可以轻松搞定。建志也是相同,看见玉梅就格外有精神,不但笑话说得一套一套,就是讲起功课来,也是头头是道,分析得比课堂上的老师还生动。那时老师、家长都怕摊上早恋的事,所以他们彼此虽然没有挑明,却相继考上了省城的大学。虽然不在一个学校,但每周三的舞会,他必定要溜出校园,去做她的舞伴,以至于围绕在她身边的帅哥、靓仔都知道她是名花有主,再也不去惦记。

    校园里,清湖边,处处都留下他们如痴如醉的眼波,处处都留下他们情意绵绵的海誓与山盟。明眼人都知道,任是什么阻力都隔不断他们的爱火。毕业后尽管二个人托了很多亲戚,终于分配回了原有的城市,但一个在东头,一个在西头,每天除了完成份内的工作,就是疲于奔命的汇合在一起,一解相思之苦。好不容易俩个人踏上红地毯,成了一对只羡鸳鸯不羡仙的伴侣,谁知竟然走到了末路,难道人真的只可以同苦,却不能同甘嘛?

    换了一件自己喜欢的白色佐丹奴牌毛衣,又找了件红色的皮衣,玉梅终于走出了家,来到了街道办事处。建志果然脸冻得青白的等在门口。明显看得出来他又清减了,黑黑的胡茬留在了被她戏称为阿兰德龙的棱角分明的下巴上。难道没有女人的约束,他就会这样颓废嘛?管他呢,反正踏进那个门后,他走他的阳关道,自己过自己的独木桥。收回略带苦涩的眼神,玉梅不紧不慢地进了办事处的大门,建志只好用手搓了搓冻得生疼的耳朵,也走了进去。工作人员热情的接待了他们,当得知他们是要办离婚手续时,才非常不好意思地告诉他们,今天的离婚证已经开完,如果哪天再来取证,可以当即办理手续。离婚的夫妻,很多人都信奉着“离婚了,就别来找我”的金科玉律,玉梅也不想再俩个人一起到这发霉的地方,只好耐着性子记下了办事处的电话,并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希望对方尽快通知办理手续。

    大红的结婚证,又被二人放到了各自的包里,俩人一同出了门。建志舔了舔嘴唇,想说点什么,玉梅却像脑后长了眼睛一样,低声说:“不用说了,我可不想与电脑游戏狂人过一辈子。”说完,夹紧皮衣又冲到了寒冷中。雪不知何时下了起来,整个世界变得一片银白。尽管玉梅穿得很多,但糟透了的心境,却让她感觉更加寒冷。走着走着,她突然感觉到了一丝暖意,哦!原来是建志将自己的羽绒衣脱下,盖在了肩头。一股暖流瞬时击穿了玉梅已经修筑好的马其诺防线,一阵酸涩顺着鼻腔直冲眼窝。原本以为哭干了的泪又流了出来,往事的点点滴滴也涌上了心头。多少个寒冷的夜晚,每当吃完冰糖葫芦回家时,总有一双大手紧握着自己的小手,当冷得上下牙直打寒战时,肩头也总有一件这样的衣服,让自己刹时变得温暖。每次临睡前,建志总是第一个冲上床,为自己捂好热乎的被窝。知道自己有手脚冰凉的习惯,每次不是为自己准备好一袋热水,就是干脆将冰凉的手脚拉进他的怀里、线裤里,尽管冰得呲牙咧嘴也总不推拒。自从建志迷恋起网络游戏,整个人像变了一个人,对自己不闻不问,和他讲句话,半天没有答理,以至于夫妻间的矛盾越来越深,说话总是高了八度,就像扯着脖子喊,一回到家,就害怕那种冷冰冰的感觉,没有了生气,更别说有夫妻二人一同看着电视、剥着瓜子的温情时光。

    暖流继续深入,心思却越来越活络。此时,玉梅耳畔老同学的话语又力挽狂澜的钻了出来:“建志多好一个人啊,作风正派,工作上劲,没有什么不良嗜好,而且前途无量。”玉梅清楚的记得当时自己听到这句话时,只是冷哼了一下,老同学还说:“他抽大烟嘛?他饮大酒嘛?没有吧?他外面有女人嘛?他出去乱搞了嘛?好象都没有!不就是玩玩游戏,冷落了你,至于这样绝情的将这样的好男人拒之门外嘛?更何况沉迷网络的人到处都是,嫁了其他人,没准也这样!”老同学的话,不能不说不是苦口婆心,但自己就是没有听得进去,只以为老同学是建志搬来的救兵,地地道道的说客,根本不予理会。此时想来,真是不该,但既然自己话已经放出去,怎么能这么轻易的下台?

    没了外衣的建志,此时已经冻得小脸铁青。他已经恨死了自己沉迷网络,差点误了娇妻的青春。人生能有几个青春时光?想想比自己结婚晚的同学,都已经春播冬收,孩子都进了幼儿园,自己却荒于耕作,白白让时光交付给怎么杀也杀不死的虚空战士,至今膝下犹虚。眼水模糊了双眼,心情也沮丧到了极点,走着走着,建志眼前一黑就栽倒在路旁。此时,玉梅还想着自己的心事,根本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建志已经倒在了冰冷的雪地上。不知是谁高声喊:“有人晕倒了,快打120!”“天呢,这么冷的天,竟然连外衣都没穿,可能遭了抢劫!”玉梅这才下意识地看了看身后,数十米外,已经围了几个人,他们在查看建志。顿时,什么埋怨都没有了,玉梅不是好声地跑向了建志。120来了,建立被大家七手八脚地抬了上去。玉梅是如何上的车,至今已不晓得,她只是拉着建志的手拼命地喊,尽情地哭,只希望他能清醒过来。

    时间过得很快,一晃又到了冬季,建志已经完全康复,正在超市购买着物品,一个中年妇女路经他的身边,也在挑着什么。她突然指着建志问:“同志,你是叫刘建志吧?”“啊,是啊!您是?”建志被问愣住了,他对眼前的女人丝毫没有印象。女人笑了笑:“我是勤奋路街道办事处的,去年这个时候,你和你爱人到我们这办离婚,我们却没有了离婚证,后来几次给你们留下的电话号码打电话,你爱人说家里有人住院,暂时不来办理手续,弄得我被领导批评,总觉得非常对不起你们。”建志这才想起眼前的女人,也记起了那次的经历:“大姐您别客气了,其实是我们应该感谢您才对,正因为那次没有离成婚,我们彼此都感觉缘份没尽,又重新开始了。”“是嘛,那太好了!”女人非常激动,“是的,大姐,多亏了您了,要不我们也不能生活得非常开心,这不,我们都有宝宝了,我正在给他采购尿不湿。”

    雪,又飘了起来,再也没有了寒冷,一丝暖流涌入了办事处女人的心底,这个冬天一定会很暖。

  评论这张
 
阅读(228)|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