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浓的博客—再回到从前

思浓的博客,与您走过每一个季节

 
 
 

日志

 
 

[原]前生,我是一条狗  

2007-07-02 08:21:23|  分类: 思浓的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都说人应该有前生、今世和后世,自从灌下孟婆汤的那一刹那,我们已经忘记了前生,不知轮回前我们应该是什么,但我想,我可能是一条狗吧,每当看到狗狗的时候,我的眼里充满了仁慈,我与它们血脉相连,看见它们被虐杀,被人煮食,我的心就在滴血。

    这30多年的生涯里,我只养过4条狗。第一次接触狗狗,是80年,老舅结婚,我去他家时看见一条小黑狗,二个月大小,正是好玩的时候。当时它因为饥饿,正从苞米垛上拖了一条苞米杆下来,打算啃食。都说狗是比较护食的动物,我一把从它嘴里抢下苞米杆,它却没有叫,也没有愤怒,只是歪着头瞅我,那黑白分明的眼仁里,我仿佛看到了惊喜,于是把它抱起来到厨房,弄了一大块猪排喂它。从此,我走到哪,它跟到哪,老舅看我们这么投缘,索性将它送给了我。回到家,我给它洗了澡,可能是它平生第一次洗澡,虽然惧怕的直打哆嗦,但仍是信任的让我给它洗完,只在出来后,抖尽了身上的水花,把我身上的衣服都给打湿了。后来,我给它起了一个响亮的名字:卫士!我走到哪,它就跟到哪,像贴身保镖一样。有一次,我家邻居的鹅到我家抢鸡食,我左赶右赶,那帮鹅也不听,我愤怒了,指着鹅对卫士喊:“去!把它们干掉!”狗狗果然听得懂我的意思,冲上去对着大鹅们狂吠,并把它们赶出了我家的院子。可惜狗狗当时有点笨,竟然追到人家的院子里,群鹅围成圈与它作战,最后竟咬弯了狗狗的尾巴,它哽哽哽的夹着尾巴跑了回来,一付受尽委屈的样子。二个月后,当我的卫士长得威风凛凛不怕大鹅欺负时,不知是谁给它的食物投了毒,它竟被药死,我一直怀疑是邻居干的,自此,再也不和他家的孩子玩耍。记得当时我抱着口吐白沫的狗狗,它的眼里含着泪水,我跑到妈妈单位,让她赶快泡制绿豆水,但一切都晚了,它就那样离开了我。我把它葬在父亲车队的院子后,那郁郁葱葱的杨树林,见证了我们的友谊。

    第二只狗狗,是黄颜色的,属于串了种的德国牧羊犬,也是二个多月大时抱来的,这回我给它起了一个电影里的名字——赛虎。可惜这只狗遇到了我这样的善良主人,也没了什么脾气,只在短短的一个月后,就让不知名的盗贼给顺跑了。我已经想不起它的模样,只知道它那两只漂亮的耳朵竖得很好看。第三只狗狗,就是我今生的挚爱——得福,全名苟得福,昵称阿福,别名单耳立。那是一只串了不知多少回的狗,所以尽管喂了N多粒钙片,它依然一耳立,一耳嗒啦着。小时,是我将它抱上沙发,每次看见我走,它就着急的想从沙发上下来,却被巨大的落差摔得直哽叽。有一次它贪玩,掉到了原油坑,我用汽油给它洗完澡后,它一直在阳台上哭了一下午,气的母亲差点把它扔掉。后来它长大了,立高160CM,站高50CM,每次领它出去,就是一件非常舒服的事,看着它顽皮的扑着蝴蝶,看着它非常听话的完成我的指令,真有种得狗不过如此的满足。五年的相处,我们建立了深厚的友谊,每次我上班走,它就从沙发上转移到我的床上,头枕着我的枕头,你若给它盖上被,它也不反对,装得像个人似的。98年我结婚前,母亲突然犯了愁,这一大家子的老亲少友都来住,哪有阿福的地方。阿福是充满灵性的,它看出了母亲的担忧,我结婚的前一天,它突然离开了家,我当时因为忙着招呼客人,也没注意,直到楼下赵姨晚上出去,才发现这个秘密,这小子竟然趴在四楼到五楼间的楼梯口鼾睡,默默保护着家人的安全。结婚典礼过后,老家的亲戚要走,我打了四辆出租车,它不知从哪钻出来,挨个出租车上嗅嗅,好象在与他们告别,非常神奇。

    也许有人要问,你说的都是自家的狗,好象与前生扯不上关系,那好,下面我就说说另外两件事。一件是发生在85年的事。那时家还住在平房区,村里有很多条狗。有一回,突然听说李叔家的一条狗疯了,见谁咬谁,虽然报了派出所,但一直没逮到它。每天上下学,父母都要叮嘱我,要注意那条疯狗,我虽然哼哈答应,但却没往心里去。那一天,正走在回家的路上,那条狗突然出现了,而且直奔我来,我当时就吓傻了,一动也不敢动,就那么站在路的中央,奇怪的是它竟然在我身前停下了,只闻了闻我的手,就转身离开了。我是怎么回家的,已经记不清楚了,只记得母亲非常焦急的在那叫我:“摸摸毛,吓不着,摸摸耳,吓一会儿。”

    97年第一次去妻子家时,她家也养了一条大狗,很大很大的那种,据说脾气暴躁,有人到巷子口,它就开始给家人报警,咣咣的叫唤。事先,妻子曾叮嘱我很多回,叫我注意些,别让它吓着。可是当我和妻子走进巷子时,它没有叫,当我们推开大铁门时,它仍然没有叫,我向妻子投去询问的眼神时,妻子也很疑惑,只是怀疑可能因为知道我们要去,未来的岳母把它领出去了吧。谁知一进院子,它赫然站在树下,歪着头看着我,妻子笑骂:“这死东西,今天倒也老实,知道待客。”吃过午饭,我没什么事,出来透气,它正在窝旁吃食,我见它没有敌意,也越发胆子大起来,凑到了它的跟前,它也离开食盆向我靠近了过来,直到我们零距离接触到一起,我蹲下来望着它,它低头用鼻子去嗅我的手,并舔了我的手背。岳母出来吓了一跳,直拍着前胸说:“这狗东西,竟然知道好赖。”妻子的表姐夫也拿着把毛嗑看见了这一幕,指着我们笑:“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自家的狗,当然不会咬自家的人了。”没等它说完,狗狗朝他就是一阵猛吠,没等我醒过味来,姐夫的一把毛嗑全吓到地上了。

    我想我的前世一定也和它们是同类,所以它们才对我这般友善。后来,我又养了一条宠物犬,取名叫莲娜,可惜那时孩子太小,将它送给乡下的老舅时,我的心里写满了忧伤,孩子那时尽管才一岁半,也记挂着它若干年。随着生活环境的提高,我越来越没有养狗的条件,只好在这里怀念一下我前世的同类。

     (不好意思,忘记了朋友中有不少南方人。毛嗑,就是瓜子,瓜子即是葵花籽,可以炒熟了吃,也可以用五香粉泡了晒干,制成五香瓜子)

  评论这张
 
阅读(182)|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