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浓的博客—再回到从前

思浓的博客,与您走过每一个季节

 
 
 

日志

 
 

[原创]解暑,我有点蒙  

2007-07-25 17:26:25|  分类: 思浓的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都说今年南涝北旱,真是不假。一连十多天,东北的大地都见不到一丝雨星。喜欢种菜享受退休时光的父亲这几天又瘦了,常常在饭桌上听他叹气:“唉,那几株豆角,再不浇水就要渴死了!”是啊,自从五天的日照后,以前常去打水的单位就在水闸上安了一把锁头,不是这个单位不讲情面,而是附近种地的人实在太多,单位自身还有那么多大棚的苗儿们等着吃水,实在无力相助。

    胖人的夏天是最难过的,进了伏天,就象霜打的笳子,越发蔫巴。我也几乎是这样,啥都不想动,哪也不爱去,就这么老实坐着,汗就顺着发根流淌了下来,曹雪芹说:“女儿是水做的。”如果他活着,真想驳斥他一下,男人根本也是水做的嘛!怎么才能解暑呢?我委实动了不少脑筋。往年夏天,可以开空调,让冷气使自己凉爽,但今年的电字又涨了不说,空调的氟利昂恐怕也因去年无休止的狂吹而变得燥热。去年还可以喝冰镇啤酒,今年为了自己的各项检查结果,只好忍痛割爱,不得不望酒兴叹。

    母亲和儿心连心,此话一点也不假。去她家时,冰镇西瓜、香瓜都是放量供应,弄得肚皮冰凉。有时一家人围桌闲谈时,母亲还会用凉水将毛巾打湿、绞干,让我光着上身擦拭一遍,果然凉爽了许多。回到家后,也久试不爽,但时间一长,还是烦燥不堪。偶然间,我在卫生间看书,发现这里别有乾坤,里面不但阴凉无比,而且清风阵阵。干脆,我在里面放了张躺椅,倒也悠哉悠哉,有时竟可迷糊中睡去。唯一美中的不足的是此地十分不雅,常有家人如厕,人去后留有异味,尽管放置高级香水,也要二个小时后方可散尽。

    卧室走到厨房,厨房迈进客厅,小小的居室内竟然再也没有了解暑的好去处。心里默念着“心静自然凉”,但久盼无甘霖的日子里,实在是令农夫心焦,让我心灰。忽然想起儿时家贫买不起饮料,母亲曾用陈醋加糖兑自来水制饮料的事情,禁不住一个人跑到厨房一顿捣鼓。哇!果然沁心入脾,是不可多得的美味,酸酸的、甜甜的滋味,让人精神大振,我又可以回到电脑前继续自己的工作。可惜好景不长,喝惯纯净水的肚子已经享受不了自来水中的元素,又跑进了卫生间。

    都说做人难,天天在外劳作的人们,直面猛烈的曝晒,又该是何等的困苦?我坐在明亮的居室中,竟如一株温室的花朵经不起任何考验,想想自己都脸红。汗珠子还是顺着发角往下淌,鼻尖上的小细珠越聚越多,前胸竟然也可以沁出小汗珠来,热啊!真热!实在忍无可忍,脱吧,脱吧,一头又扎进了卫生间,尽管冰得呲哇乱叫,但还是让冷水彻底从头到脚冲了一遍,随后又将毛巾打湿,像《地雷战》里偷地雷的小鬼子似的就那么搭在头上,才施施然回到了电脑前。

    唉!这才刚刚进了中伏,三伏天又该如何渡过呢?不知朋友们可有何高招?

  评论这张
 
阅读(134)| 评论(4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