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浓的博客—再回到从前

思浓的博客,与您走过每一个季节

 
 
 

日志

 
 

父亲的生日  

2007-06-30 20:13:59|  分类: 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7年6月30日,星期六,农历五月十六,天气:晴

    今天是妻子去新村考经济师的日子,恰好这一天也是父亲的生日,妻子为了让我能够好好陪陪老人家,愣是让我这个车夫休息,自己搭同事车去参加赶考。突然没了任务,我顿时变得轻松起来,一直在网上玩到凌晨三点半,才下去睡觉。

    清晨六点半,我是在儿子的耳提面命中醒来,这臭小子封自己是总策划,封我为副总策划,想为他爷爷全力打造一个绝新的生日晚会。尽管腰上的筋还没有抻开,但我还是非常欣喜的看到儿子与父亲间的感情已经融合的天衣无缝。想当年,这爷孙俩总是唧咯,爷爷指责孙子看电视太多,吃饭不上桌,挑食等毛病,孙子责怪爷爷是个穷鬼,连二毛五分钱一根的冰棍也舍不得买给他吃。经过这几年的时间,爷孙俩基本做到了互敬互爱,孙子有好吃的想着留给爷爷,爷爷是宁可不去买菜,也要把钱省下给孙子买一块钱的冰激凌,可见时间是一个魔术师,它可以创造出很多的奇迹。

    从自己家走到父亲家,不过五分钟的路程,但儿子还是嫌慢,趁我擦皮鞋的功夫,干脆换上了轮滑鞋,并自己一个人扶着楼梯下楼,去爷爷家。我背着相机,夹着手包,在后面紧撵慢赶,总算和他同时到达。因为礼物已经提前一周交到了二位老人的手上,所以进屋我只是说了声祝福的话,就一屁股坐到沙发上吸起烟来。儿子却不同,不但非常积极的脱去轮滑鞋,还找来一张纸,由他口述,让我认真记录:一、爷爷的生日烛光晚宴:要准备蜡烛、大虾、鸡翅、鱿鱼、蒜台、饮料;二、准备甜点(由儿子自己负责);三、男声独唱《白龙马》;四、男生独舞:西游记之孙悟空;五、空手技艺,由小萧对小卓(弟弟的姑娘和儿子对打);六、策划人小卓(儿子的名字)。记到这,我抬头问他:“儿子,我这副总策划呢?”孩子非常认真的看了我一眼说:“节目表里不写副的。”哦,原来是卸磨杀驴,把我省略掉了。

    因为弟弟家离得稍远,我又睡得太晚,尽管电视里演着《归途如虹》,我还是挺不住的睡着了。印象里没几分钟,儿子就非常粘乎的趴在我头上喊:“爸爸,爸爸,老叔他们怎么还不来啊?”“爸爸,爸爸,我想小妹妹了。”我哼哈答应着,又进入了梦乡。弟弟一家终于来了,儿子殷勤的从五楼下去,到三楼迎接。进屋后,又把自己喜欢的玩具,动画片影碟拿给小妹妹,俩人兴高采烈的观看。自从春节后,就很少看见弟弟,听到那屋的声响,我也想来和他们唠唠家常,询问一下弟弟的近况和去四川学习的情形。此时,俩位老人一直没有闲着,他们下楼买回韭菜,现和面包饺子。没到11点,大家已经吃得开开心心。

    因为还是缺觉的原因,饭后我又小睡了一会,直到母亲喊我打麻将。虽然接触这东西有十来年了,但因为始终不会掰章,我总是对这东西敬而远之,今天三缺一(弟弟要看孩子),而且为了让父母高兴,我只好混进去凑数。还真别说,今天的手气挺好,我是东家,一上来就坐庄,第一把眼搂,第二把正常和,第三把又是一个眼搂,虽然只是二毛五的小麻将,但他们三家就一人输了五块钱。第四庄,母亲给父亲点炮,我一点轻伤没有的就收了15元平安下庄。没打一会,我搂弟媳庄一个宝眼,三家没开门,16元又轻松进帐。这点子真好,我都后悔为啥没早怂恿他们玩。就这样打到第三圈上,弟媳又坐庄,让父亲搂了一个宝眼,弟媳这二圈零二庄,一把没和,带的20元输得精光,只好下去搬救兵,弟弟迫不得已只好赤膊上阵。都说换手如换刀,弟弟上来第一把给母亲点了一个炮,第二把开始就幸了起来,眼搂不断,尽管我总是想压制他,和他互搬几局,但还是让他赢回去6块钱。好久没有原装的一家四口在一起娱乐,父亲、母亲都很开心,而且平时仔细的他们,此时根本没有输赢概念,总是乐呵呵的往外掏钱。看看面前的钱堆,我已经赢了30多块了,实在不忍心再让父母输钱,正好看见父亲打了一张三条上听,我准备故意放水,也打张三条给他点炮,谁知老人家可能是注意力太过集中,竟然没看见,直到过了二圈才说:“哎呀!我和三条啊,谁打的?我咋没看见呢?”大家大乐,我赶快承认是我打的,并打算推牌认输,谁知母亲却不同意:“哪有那样打牌的,过了拉倒,继续继续!”一家四口继续摸着麻将。

    没到四点半时,儿子因为早上、中午都没吃饭,喊饱喊得山响,并极力催他奶奶进厨房炒菜。麻将是打不下去了,但真让母亲进厨房,母亲却为难了,一来厨房太热,炒个菜真不容易;二来一会小姨一家三口也要来,那么多人,家里实在坐不开。母亲极力劝导儿子,但也未能凑效,我只好给妻子打电话,让他们娘俩沟通。果然,尽管儿子不乐意,但还是同意去饭店。我前后跑了二圈,才将这些人送到那里。因为经常去那家吃饭,儿子到那,背个手就找服务员点菜,愣是把几个想点菜的大人晒到了一边。因为打消了儿子的晚宴计划,孩子很不开心,菜上来,他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开造,我刚想批评他几句,母亲上前劝我:“孩子早上、中午都没吃饭,饿了,就让他吃吧。”没多久,上来六道菜,大家纷纷举杯祝愿,希望俩位老人健康长寿,儿子也端起了饮料,大声祝他爷爷、奶奶生日快乐。如果按以往的惯例,儿子肯定会在吹蜡烛时,用中英文唱起《生日快乐》歌,但这一次,他带着明显的不满,只顾埋头吃菜,无形中感觉少了些什么。

    五点半时,妻子终于从新村考试回来,一家人总算团团圆圆。父亲穿着弟媳新买的衬衣,腰里别着我送他的手机;母亲穿着弟媳送的裙子,尝着小姨拿来的蛋糕,都是满面春风。望着二老的张张笑脸,我在心底不由涌上一股暖意,在心里默念:“爸爸、妈妈,希望二老能够永远健康!永远开怀!”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