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浓的博客—再回到从前

思浓的博客,与您走过每一个季节

 
 
 

日志

 
 

看望与聚会  

2007-06-28 23:56:27|  分类: 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7年6月28日,星期四,农历五月十三,天气:雨

    今天是开表彰会的日子,所以从早一直忙到下午三点半,把这个愁人的表彰会弄完,暂时就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工作任务,所以心情是愉快的,抱着一种要解脱的想法。

    大概在下午三点四十分左右,我拨通了网络好友沙影的电话,打算晚上出去和他们几位朋友小聚。因为最近沙影病了,连班都没有去上,而另一位网络朋友秋子,不但与她家住在一起,而且最近夫妻之间也闹了些小误会,据说有些郁闷。朋友,就应该有些道义上的相助,既然知道了这件事,能劝就劝一回,劝不了,还可以陪他们喝酒散心。从我单位到他们家,距离很远,我总不能只为了一件事就走这么远的路。想想一个去年认识的朋友,出了车祸,躺在医院里,正好一路拜访。想到这,我又给网络好友红豆豆打了个电话,因为那位遇到车祸的朋友,正是大庆都市生活报的记者,就是当初采写豆豆爱心资助失学儿童的记者,相信他们之间虽为谋面,也会有很多话要说。
    四点过一点,我来到豆豆家楼下,打电话,她居然在单位附近。我们一起来到一个集市上选了百多元的礼品水果,豆豆坚持要掏钱,但我没有同意,毕竟是我牵头使他们结识,不论怎样,我喊她来,并不是让她埋单,只是做为朋友的一种暖人心的活动。双手托着很重的水果栏,我又陪豆豆一起去买了一大束鲜花,刹时间,整个香气将我那小小的车,弄得香喷喷的。路上,我简要介绍了一下受伤朋友的情况。她是应骋到报社的,没工作几天,就在6月9日那天中午和报社的几位朋友出去吃饭,下午三点多在返回的途中,因为他们所乘车辆的驾驶员注意力不集中,致使一辆大卡车迎头将他们撞上,虽然这位朋友坐在二排中间位置,但因为乘坐的车九十度的立了起来,她在五人中受伤最重,撞断了锁骨,弄劈了骨盆。
    来到医院,一走进病房,映入我眼帘的是那雪白的床单。我的朋友就那么无助的躺在那里,虽然因为不能随意翻动,但她的精神状态很好。尽管连声喊着自己倒霉,但其实却有着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喜悦。只是看见朋友这付模样,我的心里真不好受。去年夏天认识时,还是一个活蹦乱跳的人,现在居然一动也不敢动的躺在那里,而且手臂上还青痕累累,让人心生怜爱。没一会功夫,她老公回来了,豆豆坐在她床的右侧,与她交谈;我坐在左侧,向她老公询问病情。真看出生病的人最懂得友情,尽管她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但从她的字里行间,看出来她对朋友能够看望她而流露出来的喜悦。
    从医院出来,沙影已经联系好了其他几位朋友,大家一起步行在利民苑找了一家小餐馆,并坐在那海阔天空的谈论起来。直到酒到酣处,我才敢放胆打听他们的近况。因为身体原因,我倒去了一半荻影朋友斟来的白酒,原本笨嘴拙腮的我,自己都感觉自己再也没有了发言权,只好大家提议,我就使劲喝,后来更是把啤酒一杯一杯的送下肚子。这面看着轮回讲笑话,那面看着沙影因不胜酒力,与秋子打起了酒官司,就不觉得好笑,内部矛盾都化成了外部的,最后几乎大家一起站出来挑沙影的礼,把场面弄得很是火爆。

    终于,酒宴散了,几位女士都宛若踩在棉絮里,热心的轮回相继送走了荻影与秋子,我牵着沙影的手,她又牵着豆豆手,三个人在灯火阑珊的街道上行进着。尽管刚才大家已经说了很多很多,但此时此刻,却还有那么多的肺腑之言留待诉说。夜深了,不知我的其他好友是否还在挑灯夜战?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