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浓的博客—再回到从前

思浓的博客,与您走过每一个季节

 
 
 

日志

 
 

五一长假第六天  

2007-05-06 21:49:16|  分类: 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7年5月6日,星期日,农历三月二十,天气:晴

    好久没回老家了,尽管昨天在单位因为博客上不能发表文章而一直弄到今早二点,但还是在早上五点多时醒了过来,实在是有点兴奋过度的样子。车就停在单位的停车场上,尽管前几天刚检查过机油、制动液,但还是不放心的又检查了一遍。

    为了不影响妻儿的贪睡,我没有立即回家,而是选择在单位利用这段时间,终于将昨天未发表成历的日记上传到博客上,并玩了会连连看,这才去对面的早餐铺买了十个水煎包回到了家。没想到,兴奋这东西也是继承的,母亲因为今天回老家的事,也是一宿没睡多少觉,凌晨三点就起来煮茶叶蛋,并在六点之前,我没回家时,就送到了我家,而且还送去了几盒优酸乳。此时,妻儿刚刚爬起床,我一面吃着水煎包和茶蛋,一面督促他们穿衣洗漱。因为今天是回老家参加婚礼,而儿子也需要到乘风庄去学英语,所以我只好让妻子先早去一会,我再送父母回肇源。儿子很想和我们一道回老家看看,一面吃茶蛋噎得直嗝咯,一面还硬要我们等他学完习再去。可能太专注听我讲话,水煎包不小心掉地上,都没发觉,等看到已经为时已晚,只好揪下几小块面,扔进鱼缸里,好喂他在油田乐园“钓”到的那条鱼。

    送走妻儿,我看看油表,虽说前几天刚加的油,但这几天也跑了将近200公里,而且上次加油并未加满,所以心里顿时有点没底,又将车开进了加油站。以往都是由南进、由北出,这次因为送孩子的关系,方向变了一下,却不小心先到了93#汽油处,上面标价4点45元一公升,这只比90#的贵了一毛钱,好在油箱里还有大半箱,心想着这次就奢侈一回吧,就拉了手刹停到了此处,没一会儿功夫,74元就变成了带着酒香的汽油。赶到家的路口时,母亲的手机也打了过来,我打打喇叭,爸、妈高兴的上了车,直夸我准时,刚好是我们头天约定的7点半。

    昨天晚上在单位值班时,我就想着给七月恋人打个电话,因为她前几天刚好经肇源去了查干湖,应该知道七厂到大兴那段路修没修,没想到一打就是占线,隔了一会还是占线,所以又不得不找微笑询问一下,没想到也占线,我这才想起没准这姐俩又在那煲电话粥,索性不打了。今天驶到七厂时,两边的树很绿,花儿却是粉白色的,分外好看,但我因为不知前途情况如何,也没来得及欣赏。出了七厂南门没多远,路果然还是象去年我走时那么破,整个柏油路完全变成了硬底的土路,幸好有老百姓垫了一些碎砖石,尽管走着忽高忽低的,但好歹没有托底盘。母亲这时也不象来时那么高兴了,生怕把车碰坏似的埋怨起路来。好在这段路只有几公里长,剩下的路一马平川不说,车也不多,开起来非常顺畅,一不小心就开到了110多公里,比哈大高速都舒服。

    老舅昨晚曾打来电话,因为他姑娘,我的表妹昨天过生日,所以他特意从新肇跑到了瓦房店镇,让我过头台时给他打电话。等我想起这件事时,已经望到了瓦房店镇的界标,赶忙打电话,幸好表妹家是在离路边30米远的地方,车刚停稳,老舅就已经走到了路边,并上了车。车里的音乐声本来很大,但老舅是个大嗓门,和母亲俩唠扯了一路,话里话外全是他外孙子,真看出当姥爷的人确是不同了,再也没有了过去和我们打闹时的轻狂样子。结婚庆典的酒店很好找,就在沿环城公路往南门走的三叉路口边,几乎是一脚油从收费站就跑到了那里。

    我是带着相机去的,原本以为亲戚会很多,可以顺便帮母亲多与亲戚留下一些影像。去了才知道浑不是那么回事。办喜事的二表舅是姥姥的外甥,所以母亲家的亲戚都因为彼此不熟没有接到通知,而姥姥家的亲戚,过去和我家很少走动,基本上我是两眼一摸黑都不认识。虽然经过父母引荐,但我还是没弄清都和我有啥关系,不知从哪头论,只是点头、握手,然后全都丢到脑后。好在没有多久,我的二姨和姨夫来了,我终于见到亲人了,和他们坐在一张桌上聊了起来。在我印象里,老家开席应该很早,没想到却和大庆这面差不多,定好10点58典礼,大家就那么傻坐着聊天。老舅看我无聊,提议让我陪他去移动总公司交手机费。我们俩出了门,谁都不知那地方应该在哪,就拦了一辆黄包车,车在街上走了大约十分钟的时间,然后收了我两元钱。没想到交完话费出来,正想拦台出租车时,却发现后面300米的地方赫然是我们要去的饭店。爷俩这个乐啊,走路五分钟能到的地方,却坐了十分钟的车。走着、走着,才看见,原来中间有一段路上发生了一起车祸,摩托车与自行车撞在了一起,交通警察在处理现场。

    10点58,典礼开始。主持人一张嘴,老舅就私下和我说,县城里的司仪都很有本事,一般要插科打浑的白呼40分钟,然后布置会场、上菜,12点能吃上,就是快的。我当时深不以为然。而且司仪虽然开始罗嗦,后来还是很利索的,11点15,就完成了他的使命。接下来的等待就的确如老舅所说了,真一直等到12点,服务员才陆续开始上菜,而且一下就端上来六个冷盘,这些老亲少友的就开始张罗倒酒。和我同桌的是一些长辈,我认识一个姓田的大姨夫,他们尽管都六十多岁了,却一个个非常具有战斗力,司仪宣布每桌二瓶白酒,大姨夫却让人家拿上来三瓶,而且一次就都倒光了。热菜刚上来二道时,他们已经又找服务员要了三瓶白酒,又都倒空了,而且气氛越来越热烈,这个称姐夫你喝得少,那个大喊小舅子你咋敢不喝呢,一会这边人呼拉拉站起好几个,一会那边有人为了躲酒吓得拿筷子要跑,和新郎新娘一起敬酒的摄像师都惊动了,直往这面扫射,很有趣。

    一点多,酒席陆续的散了,我们又驱车赶到瓦房,在表妹家小坐了一会,接上老舅妈,并把他们俩口子送到大兴,我们才又登车返家。下午三点多,我到家后,才感觉疲惫的不行,躺下就睡了。

    傍晚五点,母亲又打来电话说,今天是老姨夫和他姑娘的生日,晚上定在某某饭庄举办生日宴,我们一家三口又借机上了趟馆子,这一天基本就和庆典结下了不解之缘。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