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浓的博客—再回到从前

思浓的博客,与您走过每一个季节

 
 
 

日志

 
 

五一长假第三天  

2007-05-03 22:43:56|  分类: 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7年5月3日,星期四,农历三月十七,天气:小雨

    这个开头真难写,又和前几天一样,虽然回到自己家,但还是保留了彻夜不眠的习惯,一直坚守到清晨六点多,才简单泡了碗方便面,然后用手机设置了闹铃,并放在枕头上,才放心睡去。

    九点整,手机整点报时响了,我没醒;闹铃也响了,我还没醒;来电歌声又响了,终于懒洋洋的揿开了手机盖。电话那头传来轻风的声音,娇娇柔柔的,她先是向我解释昨天家里停电,和老公去朋友家借宿,手机没带,所以才看见我在凌晨四点时给她发的短信,我此时还是处于半梦半醒状态,迷迷糊糊的哼哈答应着她,直到她说起中午网上朋友聚会的事,我才意识到时间离中午已经不远了。放下电话,走到媳妇的梳妆台前,因为昨天半夜洗澡,镜子里我的头发象疯子一样凌乱着,惨不忍睹,赶忙以最快的速度,又重新洗了一遍,并顺手刮掉了有些扎人的胡子。虽然见网上朋友,在我来说,已经屡见不鲜,但从尊重朋友的角度考虑,也绝不能让自己太过于随便,于是拧开了大概已经过了有效期的大宝,用食指蘸着在额头、左脸蛋、右脸蛋、下巴、鼻梁上点了一下,并迅速的抹开,末了又趁媳妇不在家,借用了一下她的手霜,哎!男人啊,就是这么不会打理自己,虽然刚步入中年,镜中的人怎么看怎么老得离谱,再也找不到帅呆了、酷毙了的词汇来形容。

    昨天从妻子家穿回来的衣服,就那么皱巴巴的堆在盆里,洗衣机好象前一阵又罢工了,已经积攒不少没有洗,昨天光顾了玩,啥正事也没干,好在虽然自己懒点,媳妇却很勤快,备了不少套衣服在柜中。想想昨天的大热天,瞄瞄外面的艳阳高照,还是象小内弟一样,穿件半袖吧,千万别让咱这胖人再受罪了。出了门,才发现车子的前风档上,全是孩子的手印,而且车身还有一些泥点,也不知这两天小内弟开车去了哪里,全然找不到我长假前洗完车的模样。虽然车子经济了点,也不能就这样脏了巴叽的去看朋友啊。开了车出来,就直奔洗车场。因为放假的关系,这里完全没有了平时的火爆,洗车工也少得可怜,一男负责清洗外表,一女钻进车内擦拭,足足鼓捣了二十分钟,才交给我一辆崭新的车。

    车里散发着一股水气、土气、香气,说不出是什么感觉,索性学着葛优在《手机》里的表现,把四个窗户都摇下来,加大油门让它通通风。因为假期的关系,路上的车不多,很快就到了闹闹家的路口。凭直觉看见路边有一个年轻女人领着个男孩子在行走,而且边走边看手机,就认定应该是他们,但因为没见过面,而且印象里她家应该是女孩,所以没敢确定,到了约好的大门口,没看见人,更认定了这个想法,拨手机一问,果然如此,又调头去接他们。路上,孩子有些晕车,所以我也没敢开快了,虽然路途遥远,时间紧迫,但孩子的事是大事,咱可不能光图了速度,把人家孩子弄得太惨。半个小时的功夫,就和闹闹这个只聊过几回的朋友混熟了。到达轻风家所在地时,她和豆豆已经早早的等在了路边,很意外,我们竟然是第二批到达的人,百川、羽衣、精灵还都在路上,而且距离很远很远。

    一面与她们聊天,我一面摆弄相机,最近一段时间,这家伙已经成了我随身携带的工具,而且利用它的优越性能,尽量练练抓拍。闹闹家的孩子晕车晕得很厉害,好长一段时间才缓过劲来,但内向得厉害,不但很少吱声,更不喜欢照相。但人有时就是这样,明明知道人家不想干嘛,偏偏喜欢强人所难,以前我没发现自己这个“优点”,现在却知道了。总是喜欢逗弄着孩子,他是百般闪躲,甚至藏在了桌子下面,但我依然跟踪追击,终于抓拍到几张自己感觉满意的作品,但出于肖像权的关系,就不在这里进行公布了。

    大概在12点左右,三位素未谋面的朋友,才姗姗来迟。羽衣,给人一种很精明的样子;精灵,一看就是一个比较调皮的女孩子;百川,皮肤黝黑,但很帅气。轻风的老公也领着他家的宝宝和豆豆家的孩子加入了进来。如果从面相上看,他顶多只有28岁,但实际年龄却已经41岁了,保养得非常好,大概就是快乐家庭薰陶出来的吧。两个孩子虽然同岁,但豆豆家的孩子明显具有身高优势,而且都身手敏捷,玩得一手好空竹绝技,让我叹为观止。酒桌上的事,我一向记忆不清,主要是自己比较贪吃,虽然不吃鸡、鸭、鹅、狗,但有好的可口素菜,总是能让我低下高贵的头,而不顾他人。第一件值得一提的就是轻风老公的劝酒本事,那是相当的“有才”,不但让我破了近二个月的酒戒,而且喝了三两白的,三瓶啤的,有点超水平发挥了;第二件值得一提的是百川的喝酒本事,也是相当的厉害,我半杯白酒没下肚,他已经喝完一杯,而且又倒了小半杯,绝不打酒官司,非常豪爽;第三件值得一提的就是羽衣赖酒的本事,也是非常不一般,不但号称基本不喝酒,只在家陪老公喝一口,而且基本端杯都是浅尝则止,遇到非喝不行的时候,就把大半杯啤酒倒给百川,在我心目中的形象是一落千丈。好在她也不在意我在这关门评论。

    因为闹闹孩子下午有补习课,所以她先坐豆豆的四个圈走了,继而轻风老公有朋友在四厂聚会,也走了,我们在酒席散后在轻风的家里小坐了一会,因为时间的关系,我先将百川等三位送到了四厂,又到区政府接了大内弟和弟媳,又赶回了妻子的娘家。原本就好久没喝酒,再加上一宿没睡和长途跋涉,这些酒精终于在肚内点燃了,进了屋没说上几句话,我就找了张床倒头便睡,晚饭也顾了,一直睡到晚上七点才醒过来。孩子在床前,一会说回家,一会说肚子疼,把我吵得心烦意乱,索性推却了他们的盛情挽留,趁着夜色阑珊,一家三口终于回到了阔别三日的家。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