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浓的博客—再回到从前

思浓的博客,与您走过每一个季节

 
 
 

日志

 
 

出力  

2007-05-19 20:48:10|  分类: 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7年5月19日,星期六,农历四月初三,天气:晴

    印象里,已经好久没有加班了,当听到加班的消息,真是一点都不适应了,头脑里冒出的第一个感觉就是:给不给加班费?毕竟机关工作就这样的清贫,发工资时,一听到基层干部的工资加上加班费达到了3900元,心里真的羡慕的不得了,人家干一个月,扣我三圈还带拐弯的,真的好郁闷。遥想做司机那阵,加一个班才9块3毛钱,还得胆颤心惊的,生怕一个不小心,让交通警察截住,这加班费不但会捞不着,整不好还罚个20、50的,会比窦娥死得还冤。

    到了单位才知道,今天加班的内容很古怪。原来大庆要创建卫生城市,不但是市政府的事,也不光市民养成良好习惯,而且还要向过去的“脏、乱、差”开刀,要将单位所属的卫生分担区彻底清理出来。看似简单的工作,其实并不简单,塑料袋、香烟盒、用过的废纸巾等等垃圾,并不是静静地躺在草坪上让我们去捡,而是深藏于路边丁香花的根部和花丛与花丛之间,其难度可想而知。我们这些同事,都换上了工服,开始只是对草坪上的表面现象作斗争。好景不长,领导检查了一圈就提出了意见,大家只好又蹲下来、钻进去的去搜寻。老天!真是数不胜数,尽管戴了手套,手腕上的皮肤仍然被那七横八错的树枝划破了表皮。原来准备的铁锹已经不起啥作用,唯一好用的二齿耙变得犹为金贵,常常是这人借完,那人借,分担区有点太大了,甚至生出了几天也干不完的感觉。我还好,在捡垃圾的过程中,找到了一个刀形的木头,可以很好的将垃圾划拉出来。可惜的是,拨弄的过程中,常常将过去掩埋起来的垃圾重新大白于天下,工作无形中又增加了难度。

    每一次往返,都会有垃圾从锹上掉落在地上,然后还需要拾起,很麻烦。不知谁出了个主意,想学诸葛亮用火攻。这个办法其实真的不错,大家分头行动,将近处的垃圾合并聚堆,然后用废弃的纸巾做引、燃着。看着我们这些男人引火的动作,几位老大姐不免发出感叹:“男人天生爱放火。”哈哈,虽然没人教,但确实男人对这项运动不陌生,谁小时候不得玩玩火,更何况看着火光四起的样子,大概也引燃了男人摧毁事物的霸气感觉。看看历史就知道了,日本帝国主义到中国犯下的滔天罪行,被中国人民形象的概括为“烧、杀、掠、夺”,烧是排在第一位的,可见一斑了。

    上午九点半,终于战斗全面结束。脸上已经被熏成了黑、黄不均的样子,但人人如此,也就没有了嘲讽对象,索性都坐在单位大门口的台阶上,一个副经理还打电话让超市员工送来了纯净水。正当大家谈笑风生,准备收拾东西下班时,经理走了过来,告诉我们:“女同志可以回去休息了,男同志们还要留下来,刚刚与基层的同志联系,让他们帮助送来一车石板,准备在花园里建一条石板路。”刚才长时间的蹲着找垃圾,已经耗去了太大的体力,想不到这么粗重的工作也找到头上,真是天可怜见。尽管不乐意,这时也没人敢提出反对意见,毕竟修路也是件好事,否则与往年一样,一下雨,这条通往厂区深处的花园就成了泽国,而里面那条小路是最近的一条路,常常会把行色匆匆的人撂倒。很快,车就来了,随车而来的不但有30块大石板,还有七、八个基层的同志。他们下车就很卖力的卸石板,我们这些机关的人也不敢怠慢,毕竟我们应该是主力军。开始的十多块,我抬的都很轻松,差点都想佩服一下自己,但后续的事,就感觉吃不消了,并不是石板按序摆好就算完事,这东西还有一个找平的问题,常常是三个人用锹先将地上的泥土铲平,然后铺上去试验是否合适,一次成功的时候很少,这就需要抬石板的人要等在那里,一会搬起来,一会放下去的,胳膊上的肌肉很快就感觉酸了。不过,看着铺得漂亮的石板路,还是蛮有自豪感的。

    中午到家时,已经累得没有了气力。一气喝了五杯水,还是感觉嘴里干得厉害,汗已经出了一次又一次,以至于皮肤有一种被灼过后感觉,大概已经让汗给“拿”坏了。没有吃东西的胃口,但还是趁着烧洗澡水的功夫,煮了一碗方便面,否则体力消耗太大。原打算就这么赤条条的睡个好觉,没等头发干好,妻子已经和刚出去学自行车的儿子跑了回来,告诉我:“妈的耳朵这两天出脓了,一会领她去油田总医院看看吧。”岳母也是娘啊,这样的事哪敢口说半个“不”字。穿上衣服,一家三口就去接岳母。到地方后,妻子领着老人看病,儿子睡在车上,怎么叫也不醒,我倒是羡慕他这么逍遥,但偏生没这好命。早就打算如果有时间去把车上的机油换了,毕竟夏天已经到来,也不能总拿冬季机油跑车,车的寿命和机油是密不可分的。

    从修理厂回到医院,妻子他们已经早早看完病等在那里。因为我又看见发动机边盖欧型圈有些漏油,让师傅们给重新更换了一个,耽误了半个小时的时间。看看表,已经四点了,原想绕个弯去看看新楼的进展情况,然后请大家吃顿鱼锅,没想到儿子睡醒后非要吃火锅,同车的姨丈母娘非常爽快的说请大家去泰森吃。天天口说要减肥的我,吃起东西一向不比别人慢,而且天天说吃素的人,吃起羊肉也没皱一下眉头,我都比较服自己了,怎么是这样一个口是心非的人呢?这也太不像我了,哈哈!

    现在单位七个人值班,一人一天,我恰好赶上周六,原以为没人管,可以疯狂的玩大半夜,但今天单位的网实在不好,隔十分钟一掉线,到了晚上九点半,干脆是上也上不去了,只好闷头睡觉,这不,此篇日记昨天只写了几个字,就赶上了掉网,只好在现在(5月20日凌晨四点)跑回家来写了,否则真不知怎么面对好友们的催促。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