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浓的博客—再回到从前

思浓的博客,与您走过每一个季节

 
 
 

日志

 
 

[原]压岁钱  

2007-11-02 21:13:44|  分类: 思浓的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末,通常都是一个休闲的日子,可以做些自己想做的事情。随着装修工作的不断深入,住了十年的小家也到了整理的时候,要搬上新楼的东西需要装箱、打包,不要的家具,也需要将里面摆放的物品清理出来。我顺手从电视柜下翻出了几本影集,一下就看到了那张老照片。那是少年时与弟弟的合影,记不起是哪年的春节,去春雷看望一位姓史的姑姥,在返回途中,吵着让父亲领我们去儿童公园看冰灯时拍的一张照片。照片里,我和弟弟的样子现在看来好傻,不过那却是我们当时最喜欢的服饰。

    那一年,天很冷,刚过完春节,父亲就领我们去了春雷。那里离我家很远很远,中途要倒好几次车,而且那时的车很破很破,前后两个车厢,中间用一个黑色的布连着,四处透风。我和弟弟都穿着母亲精心准备好的新衣服,在车厢的中节,围着那二排随着车走而转动的座位藏猫猫,尽管天很冷,却疯得一头汗。父亲那时工作很忙,更难得与我们兄弟俩在一起,所以自始至终,他都在旁边微笑着看着我们。大约坐了三个小时的车,到姑姥家正好是中午。姑姥与表舅一起生活,看见父亲拎着年货去看她,很开心,更是用她布满皱纹的脸使劲贴了贴我和弟弟的脸。

    晌午饭(午饭)吃得很开心,特别是吃到了表舅妈端上来的那盘香肠。现在想来,不知是否是哈尔滨肉联厂生产的那种熏肠,只是那时特别喜欢香肠那种串了烟的味道,现在去超市偶然闻到,还会毫不犹豫的买回来,只是却再也吃不到过去的那种感觉。饭后,父亲陪着姑姥与表舅一家闲聊,我和弟弟就在他们平房的院子里逗弄着那条狗。别看是平常家养的笨狗,却非常通人气,竟能辩认出我们是客人,从未向我们吼叫,还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让我们小哥俩给它挠痒痒。因为回去的路还很长,没呆多久,父亲就要领我们回去。在告别时,舅妈塞给我们二块钱,说是压岁钱;姑姥竟然给了我们三块钱,让我和弟弟大喜过望,因为那时爱买小人书,家里却不富裕,这五块钱足够买很多八分钱一本的书。

    经过儿童公园时,父亲领我们看了冰灯,但因为有了这么多压岁钱的缘故,我们只简单看了一圈,就央求父亲回家。母亲像有未卜先知的本领,进门没多久,就让我们上交压岁钱,急得我和弟弟都掉了点“金疙瘩”,母亲才无可奈何的看了看父亲,只好告诉我们:“小孩子,不要拿那么多钱胡花,有钱应该用到正地方。”只要钱能保重,那时不管母亲说什么,我们都会紧着点头答应下来。好不容易离开母亲的视线,我们兄弟俩却对这钱放哪产生了分歧。弟弟要压在床下的褥子里,我却怕母亲突然变卦搜了去,攥着这五块钱,指骨都捏麻了。晚上睡觉前,我在家里走来走去,寻找放钱的地方,最后终于找到了金鸡鞋油盒。那时的鞋油盒是圆形的,中间有一个类似八十年代女士钱包上面的掰扭,中间有一个不大不小的空间。我将五张一元的纸币,放到一起,叠了一个长方形,塞了进去,并在自己卧室不显眼的地方将它放好,留待以后有机会去萨尔图新华书店时,去买心仪的小人书。从那以后,

每天放学回家时,都偷摸拿出来看一眼,确定它的存在。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不知从何时起,我已经没有了查看它的程序,直到某一天,突然想起它时,那个熟悉的角落里却再也难觅它的踪影。

  评论这张
 
阅读(112)|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